返回

龙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关于一百个的问题
李牧林常说:“世事无常,就像你推开辽人的大帐前,永远不会知道,里面住着的到底是千娇百媚的美人,还是膀大腰圆的壮汉。” 李丹青对于这话此刻深有体会。 …… “姐姐!方才都是误会!想必你就是天鉴司的少司命夏弦音,夏大人吧。”白芷萝看着夏弦音,颇为敬佩的言道。 夏弦音如今也才十九岁,便坐上了天鉴司少司命的位置,从她十六岁加入天鉴司开始,便接连侦破了关云郡邪宗、马头村屠村几起要案,白芷萝在心中一直暗暗佩服,甚至隐隐将之当做自己的目标。心底对于方才的污秽更是愧疚无比。 白芷萝的性子还算讨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便直言不讳的与夏弦音道歉。夏弦音倒也不会记恨在心,她笑道:“无碍,妹妹也是古道热肠。” 二人一言一语,似乎对彼此还甚是欣赏,气氛也甚是和睦。 “那个……客套话说完了……能不能先把手松开……”而李丹青的声音却从二人的身下传来。 却见夏弦音与白芷萝此刻正一人反擒着李丹青的一只手臂,将方才还得意洋洋的李世子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李丹青不说话还好,一发声便让白芷萝又想起了自己方才被他骗得团团转,险些与自己的仰慕之人大打出手的窘境,顿时怒从心头起。 “别说话!”她怒斥道,擒着李丹青的手再次发力。 李丹青痛得龇牙咧嘴,一旁的夏弦音自然乐于见李丹青吃瘪,可看他痛得大呼小叫,又有些不忍,将自己手上的力道稍稍放缓,同时看向白芷萝言道:“白姑娘,我此行前来就是为了送世子来阳山历练,还劳烦白姑娘通传一声。” 白芷萝之前便对夏弦音有所冲撞,心头有愧,虽然觉得就这样放过李丹青太过便宜他了一些,但还是在那时点了点头。 “哼!算你运气好!”白芷萝冷哼一声,说罢便松开了擒住李丹青的手,转身走入了夏岳神院的院门之中。 见白芷萝离去,夏弦音也松开了手,看着一副如释重负模样的李丹青,又好气又好笑的言道:“你一天不折腾出点幺蛾子,就不得安生,现在知道了吧?你那世子的名号,在这应水郡可不顶用。” 终于站起身子的李丹青一边揉着自己被摁得生疼的手腕,一边恬不知耻的凑到夏弦音的跟前,说道:“还是我家小弦音知道心疼人,就连做戏也不舍得用力。” 夏弦音的脸色一红,有些受不了李丹青这没皮没脸的攻势,她侧头看向一边,没好气的言道:“你还是先自求多福吧,那位白芷萝可是秋景神院院长白素水的女儿,你惹恼了她,日后在这阳山,可有的是小鞋穿。” 提到这关系自己日后切身利益的事情,李丹青也少见的皱起了眉头。夏弦音将此情此景看在眼里,暗道这吃一堑长一智,日后这位世子殿下,也应该知道收敛了。 “那到时候小弦音你可得罩着我,你看我这身板,哪里经得起他们折腾,要是我落下个病根,日后对咱们夫妻生活也是有很大影响的。你就是不为我考虑,也得为自己考虑不是。”但下一刻李丹青嘴里吐出的话,却狠狠打了夏弦音一巴掌。 只是碍于方才闹出的动静,夏弦音强压下了再次把李丹青摁在地上的冲动,嘴里言道:“我可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你正式入门后的半年之内,若是没有再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我就可以回武阳城复命了。” “所以小弦音的意思,只要你还在这里,就一定会罩着我的对吧?”李丹青却抓住了夏弦音话里的关键。 夏弦音的脸色在那一瞬间愈发的潮红——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方才那番话里,她似乎是真的默认了此事。 “你!”她看向李丹青,怒目正要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那夏岳神院的大门忽然打开。 只见白芷萝带着一大群人走了出来。 “娘!就是他!他就是李丹青!刚刚他欺瞒女儿,不仅对女儿动手动脚,还险些让女儿误会了夏司命!”而走在最前方的白芷萝当下便指着李丹青,对身旁一位白衣妇人如此言道。 这群来者数量恐有近百人之多,为首的四人更是器宇轩昂,浑身的气劲凝练,只是一眼,夏弦音便确定这四人的修为恐怕早已超脱了离尘境,是一等一的高手。 人群乌泱泱的走出院门,再加上白芷萝那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让李丹青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夏弦音看在眼里,暗觉解气。心底更是告诫自己,这一次,一定要让李丹青长长记性,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出手帮他。 打定主意的夏弦音挪开身子,等着看这一出好戏,而白芷萝更是双手环抱在胸前,气冲冲的盯着李丹青。 阳山夏岳神院的院长赵权可是以严厉著称,其管教门下弟子的手段,至今仍是夏岳弟子们的噩梦,此刻这位肃然的中年男人迈步上前,厚重的气势便扑面而来。 李丹青的脸色难看,他退去一步,皮笑肉不笑的言道:“这位……这位大哥,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但赵权却根本不去理会李丹青的话,一只手便在那时伸出,直直的抓住了李丹青的手臂,那一下用力极大,一旁的夏弦音眉头一皱,有些不忍。方才所下定的决心,在这时便有了些动摇,正要上前提醒对方两句,可脚步方才迈出…… “李贤侄!你可终于来了!”只见赵权脸上的肃然之色忽然烟消云散,一脸和蔼笑容的拉着李丹青的手,很是热络的言道。 这般变化可是李丹青万万没有想到,他瞪大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赵权,一旁的白芷萝与夏弦音同样神情错愕。 可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夏岳神院门口的一大群人便围了上来,嘴里说着些让李丹青都有些应接不暇的溢美之词,然后围着李丹青将他请进了神院的议事府中。 整个过程之迅速,让李丹青坐在议事府的大椅上,也足足愣了好一会的光景后,才缓缓回过神来。而跟在他身后  进来的夏弦音也是面色古怪,不明就里——她着实想不到,李牧林死后,这武阳朝还真的能有一处地界会迎合李丹青。 “娘!你们是疯了吗!他可是李丹青!那个臭名……”一旁的白芷萝显然也有与夏弦音一样的困扰,她不忿的大声嚷嚷道。 但话未说完,白素水便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闭嘴!” 从未被自己母亲如此呵斥过的白芷萝顿时眼眶泛红,她愤懑的瞪了李丹青一眼,却也不敢再造次。 …… “贤侄啊!你可知赵某人平生最崇敬的就是李牧林李将军了,听闻他的死讯,我心如刀绞,但奈何武阳城与阳山山高路远,我又被俗务缠身,没有来得及去武阳城见上将军最后一眼,每每想到此事,赵某便甚是愧疚。” 而那位赵权则紧紧拉着李丹青的手,满脸慈祥之色的说道——但不得不提的是,赵权那张棱角分明又带着几分冷峻的脸,露出这样的神情,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他另有所图…… 这家伙不会是传说中有龙阳之好的那种人吧…… 一旁的夏弦音看着赵权紧紧拉着李丹青的手,在心底给出了这样的揣测。 李丹青同样也极为不适,他尝试着将自己的手从赵权的手里拉出,却终究敌不过赵权手上的力道。而就在李丹青急得就快要站起身来的时候,赵权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幸好上天有眼,陛下圣明,愿意将贤侄送到我阳山修行,贤侄你也不必拘礼,我阳山虽然清贫,但却绝不会亏待贤侄半分,贤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 听闻这话,李丹青眼前一亮,那便从未有过的被男人抓着手的不适感似乎也在这时变得可以忍受了起来。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他试探着问道。 赵权应道:“自然。” 李丹青赶忙将脑袋凑了过去,眯着眼睛言道:“我听说咱们阳山入门之后,要做上好些年的苦力,我这身子骨可比不得旁人,你看这事能否通融一番。” 赵权一愣,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阳山确实有这样的规定不假,贤侄的难处我们倒是可以理解,可就是怕,做了这样的通融,传出去旁人会说三道四,有损贤侄的名声。” “我不在乎那些虚名。”这话才落下,李丹青便义正言辞的言道。 李丹青的反应让赵权又是一愣,那准备好的说辞一时间也不知当如何再说下去。 “额……”他神情尴尬停顿了一会之后,才接着言道:“但也不是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咱们春柳、夏岳、秋景、冬青四大神院虽然有历练新入门弟子的规矩,但大风院却没有这样的规矩,贤侄若是愿意,可以入大风院修行,这样一来既保全了名声,也让旁人没有闲话可讲。” “此话当真?”李丹青的眼前一亮。 赵权见李丹青这般态度,心头暗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言道:“贤侄有所不知,阳山的五大神院素来以大风院为首,每界大风院的院主,都是我阳山下一任山主的默认接班人。故而规矩也就与我们这另外四大神院不同。贤侄的身份尊贵,又一表人才,入大风院修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还有这样的说法?”李丹青有些惊讶,他转头看向赵权身后的众人问道:“那不知哪一位是咱们大风院的院主呢?” 赵权苦笑道:“也不怕贤侄笑话,我阳山这些年人才凋零,这未来山主的继承人始终悬而未定,故而如今大风院的院主之位一直未有定下,只是暂时由我兼理着。” “赵伯伯身兼两职,岂不是格外辛苦?”李丹青闻言,顿时露出了痛心疾首之色。 一旁的夏弦音听闻这话,眼角的肌肉抽搐,心中隐隐有些许不祥之感升起。 赵权闻言,长叹一口气言道:“唉,以往年轻,还可熬着,现在年纪渐长,愈发的力不从心,奈何我阳山的后生中,没有一个像贤侄这般可以托付的人……”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李丹青闻言之后,在那时挺直了自己的腰板,一副要展示什么的样子。 赵权也很是配合,他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些什么一般,看向李丹青的目光忽然一顿,仿佛如梦初醒一般的言道:“对啊……现在有贤侄在了……” 但转瞬他又连忙摇了摇头:“不妥,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李丹青见状赶忙问道。 赵权为难言道:“这大风院的院主可不好做,每月四大学院要给大风院敬献银两,这笔钱怎么花都是大风院院主自己做主,那可是件头痛事。” “还有这选拔弟子、调度学院中的各种资源那都是劳神费力的事情,加上大风院地位崇高,我们也不好帮衬着,全都得贤侄你一个人做主,这些俗务加在一起,岂不是耽搁贤侄修行……” 赵权语重心长的说着,可李丹青却是越听双眼越是放光。 “也就是说着大风院的院长,完全可以一手遮天……阿不,是完全需要独立自主。”李丹青问道。 “确实如此,让贤侄如此麻烦,我这心底过意不去啊。”赵权甚是愧疚的说道。 “不!”而得到赵权肯定的李丹青,却忽然站起身子,一脸慷慨之色的言道:“赵叔这是什么话,我既然入了阳山,那就是阳山的弟子,为阳山分忧解难是我李丹青分内之事。” “赵叔叔也就不必多言了,这大风院院长的位置,我李丹青当仁不让!” 本以为按照规矩赵权那边还要推诿一番,可谁知这话出口,赵权的脸上顿时笑意盎然:“好!” 他大声言道,随即便看向身后说道:“快去把院长委任书取来。” 这话一落,身后便有一位弟子地上一份文书与一盒印泥,赵权似乎唯恐李丹青反悔一般,不由分说的便拉着李丹青的手在印泥上一抹,然后摁在了那文书上。 “从今天起,贤侄就是我阳山大风神院的院长了!” 随着赵权这话落下,一切尘埃落定。 而李丹青身后的夏弦音却在那一瞬间脸色煞白,她也没有心思去细想这其中的古怪,此刻脑海中反复回荡着半个时辰前自己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院长!?我呸!你李丹青要是能真当上神院的院长,我给你生一百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