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急公好义
“李兄弟,还有半日的路程咱们就到应水郡了,老哥给你说啊,那应水郡可是个好地方,尤其是大风城里的鱼儿楼,那里的姑娘那可叫一个水灵。” “比起千金台还要大上十倍的赌场,那也是有七八座之多。赌局从清晨到凌晨一刻不歇,你想玩多久,就可以玩上多久。” “从牌九、骰子、虎豹到斗草、投壶甚至斗犬斗鸡,什么稀奇的玩法都有!” “更重要的是,那些个在旁侍从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 “是吗?那到时候孙大哥可得带我好生参观参观。” 应水郡的官道上,李丹青与一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相谈甚欢,二人的面色潮红,神情激动,大有一副相见恨晚的架势。 走在前方的夏弦音听二人言语愈发露骨,眉头一皱,恶狠狠的瞪了李丹青一眼。 李丹青一个激灵,赶忙收敛起脸上猥琐的笑容,咳嗽两声,一本正经的言道:“当然,我不是去看那些姑娘的。” “不瞒老哥,在下最近正在构思一本名为《女儿志》的演绎小说,讲的就是一位饱受磨难的女子,一步步成长为为国为民的大侠的故事!” “圣人有言,青出于男而胜于男,说的就是这青楼的姑娘,都有一股比寻常男子强出百倍的英雄气概。” “在下要写好这故事,就得好生了解这些姑娘,到时候还得孙大哥多多指教。” 一旁穿着麻衣,形象颇有些邋遢,身上还散发着些许“陈年”酒味的男子听到这话,也是一愣,好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 他连连点头:“对对对!李兄弟是腹有锦绣,引经据典可谓信手拈来,孙某受教,日后这《女儿志》著成,定要让孙某第一个观摩!” 这话说罢,二人互望一眼,又大笑起来。 走在前方的夏弦音听着二人那爽朗的笑声,额头上青筋暴起,她的双拳死死握紧,费了好些力气才压下自己把李丹青暴揍一顿的冲动——毕竟如今这样的情况,她多多少少也有些责任。 话说数日前,她与李丹青从羊湖镇逃出生天,大抵是让李丹青以身犯险后的心中有愧。 在李丹青提出他那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应当趁着这个机会去赌场发一场一本万利的横财的理论时,夏弦音没有忍心拒绝。 鉴于李丹青不学无术的斑斑劣迹,带着仅有十两银子走入赌场的夏弦音,已经做好了一贫如洗的准备。 但也不知是不是李丹青的理论真的奏了效,那天夜里的李丹青在赌场上所向睥睨,可谓见客宰客,见庄杀庄。那意气风发的模样,让夏弦音都忍不住暗暗感叹,恐怕也只有在这赌桌上,才能从这位李世子的身上看到些许那位天策上将的影子。 短短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他们手中的银两便足足翻了十倍,连夏弦音都有些目瞪口呆。 或许是树大招风的缘故,夏弦音与李丹青心满意足的离开赌坊时,一个自称孙瑜的中年男人追了上来。 那家伙的形容邋遢,身上酒气冲天,一看就是个江湖骗子。 但奈何他口若悬河,一开口便是被李丹青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的模样所折服,要拜他为师,嘴里的阿谀奉承之词更是怎么恶心怎么招呼到李丹青的身上。 本以为李丹青虽然不太聪明的样子,但好歹也是读过书的人,不至于被这样的一番胡话所诓骗,可偏偏李丹青这家伙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出人预料的。 他与这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的孙瑜,可谓一拍即合,二人臭味相投,又听说对方也要前往应水郡的夏岳城,便邀上了对方一同上路。 从那天起,这一老一少形影不离,出入同行。 而如此刻这般的“污言秽语”,夏弦音也听了不知多少。 若是不念及李丹青对她有数次的救命之恩,以夏弦音的性子早就发难,但此刻她也只能忍受。 …… “前面就是应水郡的夏岳城了。”时间过了正午,众人吃过午饭再次上路,名为孙瑜的男子热络指了远处浮出棱角的城郭,大声说道:“你看,这夏岳城归属阳山管辖,依山而建,背后那座高山就是咱们武阳朝二十八座圣山之一——阳山!”。 一路跋山涉水也有足足一个月的光景,其间经历数次生死。 见目的地就在眼前,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长舒一口气呢喃道:“终于到了。” 一旁的李丹青更是摩拳擦掌,兴冲冲的言道:“应水郡的姑娘们!你们的夫君来了!” 这话出口自然免不了招来一旁的夏弦音的白眼,而这时孙瑜也上前问道:“对了,还未问过李兄弟,此去应水郡是要游玩几日,还是长住啊?” 说道这个话题,李丹青顿时来了劲头,他很是得意的拍了拍自己背后那把金色大剑:“那些都是俗物,不瞒老哥,小弟不才,是被阳山的山主邀请前来阳山修行的。” “他本想着要把阳山传给我,但小弟觉得阳山太小,想要一座更大的圣山,就拒绝了他,此次前来也只是拗不过那山主,给他些面子罢了。” 李丹青嘴里的胡话那可谓是张口就来,夏弦音倒是习惯了他的好大喜功。 也知道这样的话,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不敢苟同,但显然她这样的想法是实实在在的低估了孙瑜这个江湖骗子的职业操守。 满脸胡须,头发乱得都可以扎出一个鸡窝的男人,也是一愣,下一刻却是猛地一跺脚,一副幡然醒悟的模样。 他指着李丹青便言道:“我说什么来着,当初一见小兄弟在千金台挥斥方遒的模样,就知道兄弟你不是一个凡品,就这天赐不取的心气,我看就比那五座学院中好些个自诩天才妖孽的家伙要强出百倍。” “不敢当不敢当。”李丹青挂着一脸就是如此的笑容,嘴里违心的谦虚说道。 而这时,那孙瑜忽然眼珠子一转,话锋一变,脸上顿时露出了痛心疾首的模样:“但怕就怕在,小兄弟空有一腔热血,却被俗事所累,让我武阳朝的一颗明珠蒙尘啊。” “孙大哥这是什么话?”李丹青不解道。 孙瑜道:“小兄弟这就有所不知了吧?按照阳山的规矩,管你修为天赋如何天才,亦或者家事背景如何了得,到了阳山就得先做三年的外门弟子,每日不仅要挑水砍柴,还要在各个商行中装卸货物,我给你说啊,每一年新入门的弟子没有哪一个是没有被累倒过的。” 听到这番话的李丹青顿时脸色有些难看,显然他想象中的悠闲生活与孙瑜描述中的场景,出入颇大。 “不……不至于吧?”李丹青这样说道,“这阳山好歹也是二十八座圣山之一,我来这儿是修行的,又不是做苦力的。” “小友你又不知道了,这阳山的山主可是咱们武阳朝出了名的好吃懒做之辈,自从从他师父那里接过了山主的位置,就放浪形骸,沉迷于市井的赌博之道,又没有小兄弟这样的本事。” “起先只是小赌,日子久了就开始豪赌,说起来他点子也背,几乎算得上是逢赌必输,但偏偏又屡败屡战。” “没几年,祖宗留给他的家产就被他败了底朝天。说起来这阳山当年也是家大业大,阳山有五座学院,分别坐落于与之同名的春柳、夏岳、秋景、冬青以及大风五座城池,五座城池也是阳山的所有物。” “后来那位山主不知怎么的,与一位大人物做了个赌局,把这五座城池都输了过去,后来还是朝廷出面,帮他挡了债务,但这五座城池如今也都被朝廷接管,只有那其中的五座学院方才归阳山所有。所以啊,这阳山周围的几座城池中如今是鱼龙混杂,与别处城镇没有半点区别。” “你说,都到了这个节骨眼,那位山主却没有收敛的意思,还到处举债,五大学院的院主没有办法,只能让新入门的弟子去周围的商行做些苦力,亦或者派弟子走镖除恶,赚些赏钱,来弥补亏空。” 这个故事听得李丹青是目瞪口呆,他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喃喃言道:“这兄弟,比我还绝……” 一旁夏弦音闻言,又白了李丹青一眼,心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照孙大哥这样说,那此行,我岂不是免不了要受些皮肉之苦?”李丹青眉头紧皱的言道,看那架势,似乎已经准备好打道回府了。 而听闻这话的孙瑜却是眼前一亮,他故作为难的叹了口气,言道:“都怪我与小兄弟太过投缘,在下也不藏着掖着,实不相瞒,孙某人在阳山还是认识一些故交的,若是拖上些关系,再上下打点一番,倒是可以让小兄弟免去那三年苦役,直接从内门弟子做起。” “哦?孙大哥还有这样的本事。”李丹青惊喜言道,双眼放光。 一旁的夏弦音见状,脸色微变,心头暗道这李丹青不会蠢到连这样的胡话也信吧? “算不得什么本事,只是认识的朋友多了一些而已。”孙瑜谦虚道。 李丹青皱起了眉头,孙瑜顿时神色紧张,夏弦音却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样的念头方起,便听李丹青言道:“这内门弟子好像也轻松,更符合本世子的身份,孙大哥既然有这本事,不如好人做到底,再帮我把身份往上给提一提?” 孙瑜一愣,看李丹青的目光顿时古怪了起来,他试探性的笑声问道:“那李兄弟意思是要做亲传弟子?” 李丹青却眉头一挑:“孙大哥的思维就太过局限了,咱们为什么一定要做弟子?” “那李兄弟的意思是想做执事?”孙瑜脸上的肌肉有些抽搐。 李丹青凑了过去,神情热络的追问道:“有没有更厉害的?” “院……院长?”孙瑜的声音有些打颤,似乎自己都开始有些心虚了。 “这不错。”可谁知这话出口,李丹青一拍脑门,双眼放光。“我要是做了院长,就把那些男弟子全部赶走,把精力全部放在女弟子的身上,好生调教……不!是好生教导!让她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孙大哥,你去给你那位熟人说说!以我李丹青的天资,他今天给我一个院长,明天我还他一个阳山璀璨的未来!” 孙瑜闻言很是认真的看了李丹青一会,直到确定对方不是在糊弄他后,这才摆出一脸为难的模样:“这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上下打点……” “好说。”李丹青却根本不待他说完,便极为上道的把兜里的百来两银票递到了孙瑜的手中。 孙瑜看着这轻而易举到手的横财,暗觉口干舌燥,他赶忙将钱塞入了怀中:“嘴里言道,那李兄弟就先去夏岳城安顿好,我这就先走一步,去帮你打点一切。” 孙瑜说着便要迈步离去,看那架势是唯恐李丹青回过味来。 “这么急吗?要不待会咱们先到夏岳城吃过晚饭,孙大哥再动身也不急啊。”李丹青很是过意不去的挽留到。 “李兄弟的事,怎么耽搁得起,我这就去办,早一日办好,李兄弟也好早一日施展宏图大志嘛!”孙瑜这般言道,颇有些慌乱的朝着李丹青摆了摆手后,然后便转身逃一般离去。 李丹青站在原地,看着孙瑜那一路疾驰而去的背影,脸色忽然有些惆怅。 一旁的夏弦音早就被李丹青这一系列做法弄得目瞪口呆,她见他如此以为他回过了味来。 心道能花些钱,让这位异想天开的世子殿下涨涨记性也是不错。她走上前去,想着要安慰李丹青几句。却在这时听李丹青感叹道:“这位孙大哥……” “还真是急公好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