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任苒凌呈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他不行
凌呈羡回来时,神色倒一本正经的。
        “爷爷,你怎么大晚上过来了,唉——妈,你也在啊。”         蒋龄淑对他白了眼,但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她想要起身袒护,可凌老爷子已经率先起来,手里的拐杖狠狠敲在凌呈羡手臂上。         沉闷的击打声传进任苒耳中,这一下劲道十足,凌呈羡穿着单薄,却愣是连闷哼一下都没有。         “你个混账!”         “爸!”         “你住口!”         蒋龄淑吓得坐在沙发上不敢动。         “在婚礼上闹出那种事还不够丢脸,你说说,你像谁!一家子就你最风流,迟早有天死女人身上!”凌老爷子骂人向来从无顾忌,等他反应过来后立马去看任苒的脸色,“不是,苒苒……”         偏偏凌呈羡接话还接的又快又溜,“听到没,死你身上呢,吓死你。”         凌老爷子手里的拐杖又抽了过去。         这一下抽在同一个地方,凌呈羡肩膀耸动下,却还是没有吱声。         “混小子!”凌老爷子坐回沙发上,喘了两大口气后,这才冲任苒道,“苒苒,以后他若还敢这样,你尽管告诉爷爷。”         “好。”         这么大的人了,管也只能这样管管,毕竟都动上手了,还能真打死不成?         教训完一通后,家里的两尊大佛这才离开,凌呈羡走到楼梯口,见任苒还干坐着没动。         “不睡了?”         任苒上前几步,寻思着要怎么开口,“今晚的事真跟我无关,我一回来他们就在了,电话也是爷爷让我打的。”         “我没说跟你有关系,这么紧张干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凌呈羡坐在床沿处,毕竟还要在一个屋檐下处着的,任苒假意关心了几句,“没事吧?”         男人潭底闪过片片冷意,嘴上却是轻松道,“没事啊。”         “不早了,你先去洗澡吧。”         “你先,我坐在这反省反省。”         任苒将信将疑的朝他看眼,她可不相信凌呈羡是个能自我认识错误的人,但她加班到现在也累了,只想赶紧泡个热水澡睡觉。         她拿了换洗的睡衣走进浴室,将浴缸内放满水,氤氲的水汽模糊人的视线,肌肤每一处都沾染了粘滑的湿渍。任苒舒服地躺在里面泡会,半晌后,才拿了淋浴头准备冲洗。         门口传来阵轻微的动静声,等她抬头看去时,就看到凌呈羡正快步走来,身上就剩下条腰线处有硕大字母的某某名牌内裤,她全身绷紧,她分明记得她将浴室门反锁的。         她现在就算两手护在身前,也护不住什么,任苒尴尬地瞪直了双眼。         凌呈羡从她手里一把将淋浴头夺过去,他抬起腿往按摩浴缸内跨,任苒赶紧缩起她的两腿,男人站好了,就将水往自己身上喷。         溅出的水渍飞落在任苒脸上,水滴刷过了她浓密的眼睫毛,热气沸腾,她眼睛勉强睁开,看到凌呈羡身上仅有的布料全部湿透。         任苒伸手抹过小脸,“你要我说多少遍,今晚的事真与我无关。”         他已经不关心这个话题了,任苒不敢目视前方,凌呈羡将手里的淋浴头对准她的脸。         突来的窒息感一道道顺着她的脸往下挂,任苒赶紧用两手护在面前,“凌呈羡,你疯了!”         “你还真不识好歹,能让我伺候洗澡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呢。”         任苒呛了口水,凌呈羡坐定在浴缸边缘处,她手掌掬起一捧水挥在男人面上,他轻闭眼帘,薄唇也抿得紧紧的。         她好不容易深吸口气,止住了喉间的痒意,却见凌呈羡霍然起身,手里的淋浴头丢进水里,发出沉闷的声响。         任苒心想着完了,这男人睚眦必报,真不打算放过她了,可按她的性子,她肯定要先下手为强。         她伸手就扯住了凌呈羡的那点布料,再使劲一扒拉。         他倒真没想到她会有这个动作,怎么,这是想指望他脸皮薄,吓得拔腿就跑是吗?“你扒女人裤子扒习惯了,原来对待男人也这么溜?”         任苒这下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激灵起身,赤着脚快步往外跑。         凌呈羡一根手指勾住裤沿,却并没有将它往上拉,“脱了就跑是什么意思?想看就明说,是不是那晚黑灯瞎火的没看清楚……”         任苒哪还听得下去,她跑到门口将门甩上,将男人那些污言秽语全关在了身后。         翌日。         任苒调的闹钟还没来得及响,就听到一阵敲门声砰砰的传到耳朵里。         她眉头轻动,一臂之外的凌呈羡率先怒了,“谁啊!”         “四少,少奶奶,夫人来了。”         陈管家平日里极有分寸,要不是听了蒋龄淑的话,也不好过来敲门。         两人急忙起身,这回倒是很有默契,一个去了衣帽间换衣服,另一个先去洗漱。         任苒走进餐厅,见蒋龄淑在餐桌前坐着,凌呈羡过去拉开一张椅子,“妈,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         “昨晚没被你爷爷打伤吧?”         “没有,他能有多大的劲。”         任苒看到餐桌上放了个空的食盒,原本摆在里面的吃食全都被拿出来了,蒋龄淑朝她看眼,“苒苒,吃吧。”         “谢谢妈。”         “我昨天回去想了想,你们还是应该尽快要个孩子。”         任苒心里咯噔下,凌呈羡夹了个蟹黄蒸饺放到嘴里,“妈,好好的提这种事做什么?”         “这不是最重要的事吗?有了孩子,你也能收心!”         凌呈羡嘴角一挑,翘起了二郎腿,“妈,不急不急,慢慢来。”         “还不急,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任苒有病,这不得先治病吗?”         任苒含进嘴里的粥差点喷出去,这厮还是人吗?她有病她怎么不知道。         蒋龄淑也奇了怪了,“婚前检查一切正常啊,苒苒,你怎么了?”         凌呈羡抢先一步道,“妈,她那方面冷淡,不像个女人。”         蒋龄淑猝不及防就被拉入这话题中,尴尬的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凌呈羡连着吃了好几个蒸饺后,这才听到蒋龄淑冲着任苒道,“苒苒,你……”         这要怎么说呢?         这算病吗?能治吗?         “你自己就是医生,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任苒见凌呈羡勾着唇,十分恶劣而流氓的样子,“妈,您是女人,您也知道的,能不能生孩子其实和女人是否冷淡没有关系,关键还看男人行不行。”         卧槽!         凌呈羡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她说什么?她居然质疑他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