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大佬在异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铸剑山庄大公子
  如果说读书人的寒窗梦在朝堂,逐利人的金玉地在生意场,当官人的无声厮杀在帝都,那么江湖人想要声名远扬,在武林中拥有一席之地,就离不开妖兽森林~~无论他背后的门派多高多大,无论他所在的门派里有多少灵花异草。
  因为斩杀妖兽不仅能获得丹珠,增强修为,还能显示一个武者的实战能力。所杀妖兽的级别越高,恐怖程度越罕见,就越能快速扬名立万,被人崇拜。   铸剑山庄大公子易融欢也不例外。   金暮黎原本以为他就是个等着下属将妖兽丹珠弄来递到他手里、一副吊儿郎当形象的富家纨绔,没想到人虽在客栈,还没进妖兽森林,但看起来很严肃,严肃到有些阴沉,且修为好像也不低。   这倒真是有点出乎意外。   易融欢看着自家狼狈不堪的婢女和满脸血污的护卫,原本就不苟言笑的脸,更加沉冷,却并未皱眉,盯着二人看半天,看得他们身体直打哆嗦,目光才转向白纱遮面的清冷女子:“阁下是?”   金暮黎不想给易锦带来困扰和麻烦,便避而不答:“你应该先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被谁所伤,原因何在。”   易融欢定定瞧她两眼,看向刻薄女子:“你说。”   刻薄女子之前虽在胡须青年面前又叫又骂,此刻面对大公子,却只剩唯唯诺诺,且因涉及自己身体受辱,便迟疑结巴半天,才把事情经过讲述一遍。   金暮黎就在她旁边,她不敢扯谎。   易融欢听完后,脸色自是难看,他先吩咐人去把那两个败类的尸体拖回,之后才语气寡淡如水道:“也就是说,原本与此事无关的姑娘你,在替易锦出头,来这里也是兴师问罪、为他报仇?”   金暮黎也淡淡望着他:“只想问一句,易锦被诱骗出庄、打伤后弃于荒野这件事,是不是你的指使?”   “是,”易融欢直言不讳,“如何?”   很低调的嚣张。   金暮黎长鞭一抖:“他既然叫我一声姐姐,弟弟的事,我自然不能不管。”   易融欢看着那条血色长鞭,微微皱了皱眉。   以鞭为武器的人屈指可数,而使用血色长鞭的,更是极为稀少。   而制作血鞭的材料,除了麻丝或柳丝混合牛、马、羊的皮和筋进行染色,就是韧度极强的血狼筋,另外还有传闻中可遇不可求的红色蛟龙筋。   作为铸剑世家,不可能只对剑器有研究,其它兵器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涉猎,尤其是要继承家业的嫡子。   易融欢盯着血鞭看许久,又扫了眼女子头上的如雪白发,才以看似疑问、实则肯定的语气道:“冷面石心无情手,夜月阁副阁主金暮黎?”   金暮黎心下叹息,白发,血鞭,这两样标志性的东西果然太显眼,想瞒都瞒不住:“夜月阁与铸剑山庄相隔几百里,又是无甚名气的小门小户,没想到易公子居然也能认出在下,佩服。”   易融欢微微打量她:“夜月阁的确无名,但你却很有名。”   冷酷无情,杀人如麻,出手狠辣……几乎所有负面词汇都集中在她身上。   没见过金暮黎本人的百姓武者,甚至捕风捉影以讹传讹,言她性情暴虐,相貌丑陋,凶恶如夜叉。   可看着眼前亭亭玉立、腰如风柳、双眼~~呃,眼睛就算了。   美则美矣,可他妈太冷了。   连他都觉得阵阵寒意与冷气,冻死鬼人,若夏天挨着她,那绝对不会热。   不过,眼神虽冷,却也真的好看。   若非眼中毫无温度、没有一丝感情,定是极为魅惑,魅惑到勾魂摄魄。   可惜了。   白瞎了这双眼。   也白瞎了这张脸。   不然若压在身下……   啪!   金暮黎一鞭抽出,毫无预警。   易融欢反应极快,连退躲避,只吃了个鞭梢。   他看眼被一鞭抽烂的衣袖,面露薄怒:“你怎能不声不响就动手?”   “对思想龌龊的男人,不必讲究君子之道,”金暮黎无声冷笑,“何况我是谁?金暮黎臭名昭著,你却不防,赖谁?”   易融欢:“……”   “不仅好色,还很毒辣,否则不会令人去寻麝颜草,让女子服之绝育,”金暮黎鞭声又起,“你这种男人最最该死!”   易融欢吃了亏,已有防备,见血鞭再度袭来,急忙躲过,铮地抽出腰中长剑:“没想到传闻中冷漠无情、见死都不救的金暮黎,今日竟学会打抱不平了。”   话刚说完,又长哦一声,“也不对,起码你救了我这清秀可人的傻弟弟。”   忽又想到什么,竟冷声嗤笑起来,“怎么样,他的滋味你可还喜欢?”   金暮黎心怒面更冷,没看到身后少年的脸上飘出红晕,眼睛不敢再看她。   他这神情,却被正面对着他的易融欢瞧个清清楚楚,不由哈哈大笑:“我这傻弟弟不愧是那贱婆娘的儿子,居然喜欢上一个名声臭得冲天的女人!”   母亲被辱骂,易锦的眼睛瞬间发红,拔剑就要上来拼命。   金暮黎本欲低喝制止,话到嘴边又改口:“要小心。”   易融欢眸光森冷,语言讽刺:“这是要以二对一么?嗬,可真是不要脸。”   金暮黎没搭理。   易融欢冷笑:“二对一也没关系,像易锦这种蝼蚁小虾米,本公子可以直接忽视。”   易锦暗暗咬牙,剑势凌厉。   但凌厉归凌厉,在易融欢面前,却没什么用,回回都刺不中。   金暮黎的鞭风已弱,不再对易融欢紧逼紧迫,只起监视保护作用,免易锦毙于易融欢剑下即可。   三人缠斗,除了易锦,另两个都未使用灵力真气。   刻薄女子已扶胡须青年退避一旁。   他们一个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一个被折腾大半夜,又林中受辱,早就浑身疼痛,体力不支,只为活着而强撑。   哪里还能为主子出头?   倒是同病相怜,心中戚然,不知待会儿大公子会如何处置他们两个废物。   没有大公子的吩咐,其他准备跟易融欢出门的护卫也没敢上前相助,只立于旁侧盯着打斗态势,并时不时瞟一眼那边曾在露天环境下疯狂一场的婢女和护卫,脑中浮想联翩。   易融欢见金暮黎将主攻让给易锦,又是一声冷笑:“居然把我当陪练,还真是宠他的很。”   金暮黎淡淡道:“那是你的荣幸。”   一向被人捧在高处、围在中心的尊贵大公子怒了:“杀了他,也是我的荣幸!”   说罢,手中长剑骤然发出激昂鸣声,丝丝缕缕的绿色灵气也缭绕于剑身。   绿灵士!   易锦根本不是对手。   若继续对阵,只能是死路。   金暮黎眸中冷光一闪,长鞭迅速甩出卷住易融欢的脚踝,狠狠一拽。   易融欢明明在防着她突然偷袭,还是不幸中了招,“嘭”的一声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