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大佬在异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红衣少年青灵士
  红衣少年听到动静,转身见是金暮黎二人,立即笑出八颗白牙,浑身都是蓬勃的青春朝气:“咦,你们没去猎兽吗?”
  金暮黎见他气势与之前不同,便知他已突破成青灵士。   她望向空空如也的场地:“人呢?”   红衣少年愣了愣:“什么人?”   金暮黎淡漠的目光从他脸上拂过。   红衣少年这才哦了一声:“你说那倒霉的一男一女吧?他们不知被谁点了穴扔在这儿,那两人解不开,就干脆直接背走了!”   “那两人?”易锦眉心轻蹙,上前一步,盯视着他,“谁?”   “不知道,”红衣少年摇头,“好像是他们同伴或者家里人,反正看样子是认识的。”   易锦握着拳:“那你可知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红衣少年看向小道:“听他们口气,应该是出妖兽森林,带那两人回去。”   他面带同情之色啧啧不已,“你可没瞧见,那男人的模样是真真惨,眼珠子都被人挖了,舌头也割了,也不晓得是哪个下手这么狠~~诶?你们也找他们吗?”   金暮黎看向易锦:“有何打算?”   易锦眼睛微红:“既给他们逃了,我母亲恐就有危险!”   红衣少年闻言,霍然瞪大眼睛:“那人……是你们伤的?”   金暮黎瞥他一眼:“你有意见?”   说罢便转身,“那就走吧。”   她原本打算自己也猎上几头妖兽,吸收些灵丹,但显然不行了。   易锦不好意思再拖累她:“姐姐,我可以自己回去解决。”   金暮黎顿住脚,望着他简单易容后依旧清秀的脸:“你确定?”   “……”易锦低下头,抠着手指,半晌才弱弱道,“锦儿不想总是劳烦姐姐……”   金暮黎摸摸他的头,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走吧。”   易锦低低道:“锦儿已经欠姐姐太多了。”   金暮黎牵起他的手,边走边淡淡道:“那就攒着慢慢还。”   声音依旧清冷,易锦心里却一阵阵热,直想扑到她怀里,紧紧抱着她。   可他不敢。   总也没那个胆。   金暮黎却补充一句:“不会走太远,能追上。”   易锦脚下微微一顿,相握的手紧了紧。   又被丢下晾在一边的红衣少年望着二人背影叫道:“哎你们就这么走了吗?不猎兽了吗?”   没人答话。   摸摸后脑壳,他嘟哝道:“怎么不理人呐!”   两人仍然只给后背给他瞧。   另一边,如金暮黎所说,带走胡须青年和刻薄女子的人的确还没走远,毕竟背着个动不了的木头僵尸,不可能能和平日一样方便。   两个出苦力的汉子边走边骂:“让你去找麝颜草,你倒把自己找不见了,还得我们出来寻你,可真是本事不小!”   另一个哼道:“找一个,搭一个,也不知是他俩倒霉,还是咱俩倒霉!”   “自然是他俩倒霉,”先说话的汉子瞪眼,“这家伙的眼睛舌头都给人挖了,他不倒霉谁倒霉?”   “也不见得,”后面汉子嘿嘿奸笑,“你没发现他俩衣衫凌乱、身上气味不正常么?”   先前汉子的目光顿时淫邪,停下脚步,看向那汉子背上的女人,满眼的不怀好意:“兄弟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刻薄女子之前因有求于人,希望被救,便一直忍着不开口,任由他们谩骂,此时终于忍不住惊恐大叫:“你们不能~~唔!唔!”   人已被翻转下背,捂住口鼻往林里拖。   另个汉子亦眸色疯狂,将满脸污血的瞎眼男人往地上一扔,就跟了进去。   刻薄女子先是被人用手捂住口鼻,之后那手刚离开,她喘口气尚未呼救出声,便又被一根布带狠狠勒住嘴,狼狈而疼痛,眼泪都流了出来。   胡须青年什么都听在耳中,奈何既动不了,也发不出声,只能呜呜嘶叫。   毕竟再丑陋,也是刚跟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耳听她即将被两个汉子强行侮辱,且这两人还是曾与他一起共过事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甚至愤怒。   可他无能为力。   眼睛瞎了,嘴巴哑了,耳朵却更灵。   他听到女人呜呜之声里的痛苦挣扎,听到一个男人的有力粗喘,听到另一个男人的焦急催促,之后突然的,一切戛然而止,所有声音都在瞬间消失。   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安静到诡异。   心脏急跳之余,他感到头皮发麻,连眼睛和嘴巴里的疼痛都忘记了。   屏住呼吸,他努力倾听四周动静。   因为是后脑贴地,草丛等低处的响动对他来说便格外清晰。   当一阵很轻很浅、有规律的沙沙声传入耳中时,他紧张得快要喘不过气。   极怕来的是蛇类爬行动物。   即便不是毒蛇,是别的什么妖兽,他一个被点穴不能动的人,也只有等着被生撕活吞的份。   金暮黎杀了林中两人后,一步一步,缓缓朝胡须青年逼近,故意迫他紧张,恐惧,直到鞋尖停在他的耳旁半寸。   男人心脏一缩,脸无血色。   只有斑驳脏污的血痕。   “你本该死,但,太便宜,”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像狗一样活着,生不如死,才适合你,以及你的主子。”   音落,一道指风袭来,胡须青年的身体立即像被松了绑,却是还未开口,又听一阵踉踉跄跄的脚步声渐从林中来到面前,之后,女子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扶他一起走,找你们大公子。”   两只手伸过来,抓住他的臂,带着畏惧的声音低而嘶哑:“是。”   男人听出扶自己起来的人是谁。   不久前他还骂她丑八怪,如今却要依靠她来当自己的拐杖,带自己出去。   更可怕的是,他俩此刻竟又回到那雪发女子的魔掌中。   他想咬牙对她说:“丑八怪,就我们这副鬼样子,你以为大公子和大夫人会给我们活路?”   可他没了舌头,什么话都说不出。   衣衫被撕得有些破烂、头发乱成草窝的刻薄女子再也没有之前与他对骂的精神头,两侧嘴角还有被勒的瘀痕。   想到方才那两个被普通树枝插死的男人,她的身体连同心脏都一片冰凉。   相比之下,对雪发女子污言秽语的色胚竟然还能活着,可真真是奇迹。   看来,雪发女子是真的觉得现在让他死,是太便宜他了。   想到这,她不由悄悄抬头,看向等在前方小路口的清秀少年。   虽然他易了容,但或许是她偷偷关注他已久,又或许是他的易容术太过粗陋,反正她就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在她的印象里,兰姨娘膝下的六公子,向来都傻里傻气,谁说什么他都信,是个最好骗的人,也是最好欺负的人。   所以他被轻易弄了出去,丢在野地里。   她知道时,已是事情发生三个月后。即便想做什么,也来不及。   除了兰姨娘始终相信失踪的儿子会回来,且一直抱着希望散尽私房钱拼命寻找,近半年里,包括她在内,庄里的人都以为六公子死了。   可谁能想到,半年后的今天,她竟在妖兽森林里遇见他,且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徒手挖人眼珠子都面不改色。   不仅如此,他身后居然还有了个美人靠山~~虽然一头晦气白发,虽然隔着面纱,但绝对是个极好看的女子。   若在平时,她肯定要发疯嫉妒。   可面对这样武功深不可测又心狠手辣的冰美人,她连嫉妒的心思都不敢有,生怕脱口而出什么不该说的难听话,而被剑尖绞去舌头。   一路走一路想,四人在猥琐青年的磕磕绊绊中出了妖兽森林,来到院落最宽敞、马厩最大的丰悦客栈。   这里,是铸剑山庄大公子来妖兽森林时的定点居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