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悍刀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节 隋家大院
   “你娘要是舍得给我加工资,我张六两就不是处男!” “流氓,不跟你说话了,我回屋睡觉了!”赵东经起身道。 “上学时候留点心,前些天被人堵宿舍的事情还没过去,遇到陌生人记得找警察叔叔!” “知道啦,你还是看好你自己吧,我们学校教过防狼术,一脚踢爆他蛋蛋!”赵东经甩动单腿道。 “当我没说!”六两兄裤裆一紧道。 张六两脑海中浮现个头已经接近快要接近一米六还有很大空间向上发展长成一双绝世美腿的赵东经踢爆人家蛋蛋的惨烈场面! 赵东经在宿舍的桌子上捡起一本书扬了扬道:“借我看看,看完给你,你没回来的时候我翻了翻,里面的批注很有学问!” “送你了,已经读透了!” 赵东经踢着小步子走向门口,张六两站了起来准备去关门,门口赵东经转身道:“以后打不过不会跑啊,能不能别那么傻逼的逞强?” 张六两摸着头潺潺的道:“不是想杀他个片甲不留么!” “杀你妹!” 赵东经气呼呼的走掉,张六两摇着头关山门。 已经十四岁的赵东经出落的也算是标准美人胚子了,有时候张六两神之石怀疑这赵东经是不是周大‘美女’的闺女,依照周大老板娘的底子能生出这般标致的女儿实属难得了,不过张六两用女儿可能随她父亲告慰了自己,因为他还没见过那个外出学习做菜的正统老板,赵东经的亲生父亲。 因为肩膀受伤的原因,张六两没能把睡前的俯卧撑做足,就把之前从小市场买来的二手书研究了一番,六子因为去发廊包夜的原因而没有及时归队,哦不,是六子因为去发廊包日的原因而没有及时归队,空旷的宿舍只有张六两一人。 习惯了北凉山夜安静的张六两,安稳看完五十页的《逻辑修习》上床睡去。 天都市因为有三个区的原因被外界成为三足鼎力,面积很广的天都市虽然只是一个慢慢靠拢二线城市的地级市,却塞进了接近九十万的人口。而张六两只是这九十万人口里的一只小小蚂蚁。 大东区,怀南区,柳西区,一条内陆河由东南到西北横跨整个天都市,名字不相得益彰的暗地里道出了三区之间经济跟政治的暗斗,龙山饭馆坐拥大东区混乱地段,在天都市的东南位置。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的怀南区抱龙河中段的隋家大院却灯火通明,理由则是今个是隋大眼的忌日。 天都市隋家,彻彻底底的暴发户,要说铜臭味十足算是夸张了点,但是的确却道出了隋家人的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隋大眼这种极其护犊子的主死了也是让怀南区的百姓们举手庆祝了,奈何只是在心里庆祝,不然这隋家的人找上门那可是真的要给隋大眼陪葬了。 隋家大院沿河而建,要说面积多大,只能说里面的人要是去正屋吃饭得开着小汽车,不然徒步得过了饭点。 隋大眼白手起家,从内蒙古西北位置一带转入东北,而后带着一干人回到天都市,然后在这天都极其隔壁几个市建起 化工厂,依靠多元化发展经济的模式,拦下大型超市,进军物流,而后涉足投资行业,一举成为私营企业里面的执牛耳者。 暴发户的隋大眼跟正房离了婚,在东北带回来二房,而后又在天都觅得一位不给其身份的三房,于是乎才建起这么大一个院子塞进去这么多人。 不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二房吴梦雪的年龄居然比正房周婉言年龄大,究其原因则是隋大眼攀了高枝,一个肯在东北给予隋大眼事业支持的大户吴家。 三房倒是最小年龄,不温不火的做起一个有钱花的小富婆。 如今执掌隋家大院的是隋大眼的儿子隋长生,一个正值二十五岁上升期的准数据男,为人低调,对待几个母亲也是中规中矩,不仇视三妈,不抵制大妈,只能说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闯进了自己大眼爹的心,而大妈则选择在普陀山修身养性,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回来给爹上一柱香吃个团圆饭。 三妈有个儿子,年纪是上初中的年龄,十足的纨绔子弟,能花钱,肯花钱,搜罗一帮与这个年纪不符合的超年龄小同学在贵族学校里只手遮天。 隋家大院表面上和气,暗地里却有一种要上演大戏的感觉,起因则是大妈这天在大眼忌日回来而后道出了一个惊天消息。 这消息跟二房有关,也即是执掌隋家的隋长生的亲生母亲吴梦雪。 “我的儿子没死!”周婉言对吴梦雪道出这样一句惊诧众人的话。 心里一惊的吴梦雪笑着道:“你在说笑话,当时很多人看到是咽了气的,而且是生下来没几个小时就断了气,你在哪里听到的小道消息,又是谁煽风点火胡乱给出消息?” “还要隐藏,人我都带来了,还要继续装下去?” “装?我用装?你带谁来了?你儿子?笑话,不要随便带个人进来就是你儿子,为了上位不需要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阴谋吧!” “给我引产的妇科医生!让你死的明白!” 吴梦雪心里一紧,心里在做盘算。 屋外走来一个五十岁的妇女,瞧见此人之后吴梦雪心里咯噔一下。 而所有家庭成员如数到场的屋子里气氛有些不比往常,隋长生开口道:“大妈,把话说明白吧!我妈到底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你问她,我为了生下这个儿子差点死在手术台上,而你亲生母亲却把孩子抱走遗弃,这就是你这个亲生母亲做出的事情!”周婉言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妈,这是真事?” “你信你大妈的还是信我的!” “我信事实!” “你是不是我儿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我是隋家的掌门人,爹不在我得保护我的家人,这是我的职责,今天这事情必须说清楚,小妈你知道这事情吗?” 三房胡萧幽摆手道:“长生,我来的时候你大妈已经去普陀山了!” PS:新书发布,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给个人场。 鲜花免费,签到有礼,顺手点顶一下,加入书架更好! 一男码字也带劲!谢谢! 每日三更打底,爆更不断!看的过瘾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