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悍刀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节 包扎伤口
   张六两紧了紧手里的飞刀,躬身向前,垫脚向前,摆出一副攻击架势。 妖气男吆喝一声道:“改路子了?在陪你玩会,省的你上路走的不甘心!” 说完这句话,妖气男将妖刀别在腰后,一个脚尖点地,旋转身子一圈之后借着腾起的劲头,飞腿先到了张六两身前。 六两抱手坐挡,噗噗之声响彻在六两手臂位置,妖气男的鞭腿像只饮了血的牛虻针针扎进肉体。 既然要命那就索命,张六两的世界里岂能由对手来掌控节奏。 紧握金刀,六两单手抓住妖气男的脚踝,大喝一声金刀没入,妖气男大叫一声撤腿,不过却是已经流了血的脚踝。 六两的金刀只没入了表皮,不过却是用尽了六两的很大一部分力气。 妖气男撤腿及时才未被张六两狠狠扎入,一时间着了道的妖气男有些发狂。 再次近身之后,力求要把张六两在短时间内干废的趋势。 招招狠毒,招招攻其要害,这是妖气男近身之后碾着一只流血的脚丫子做出的发狂攻击。 六两节节败退,很快被妖气男占了上风,一个大力的风车华丽踹击,张六两被妖气男踢飞,重重的砸在地上的张六两,胸口发闷,肺部喘气困难。 不过六两手里的金刀却被抓的紧紧的,妖气男踏着大步子逼近。 “今个让你知道激怒我的代价!” 张六两手扶地撑了起来,半跪姿势,右手在后,左手撑地的张六两要做最后一击。 荣耀始终是留给最后坚持的人! 张六两在漫画里看到过这句话,虽说是岛国作家画出的东西,可是宣扬的精神却是值得人学习的。 金刀再次出手,划破夜空,如一只瞅准猎物的苍鹰,嘶吼之后举着锋利的爪牙直奔妖气男。 眼睛作为心灵的窗口这句话不假,不过脆弱的眼睛确成为了人防守不到的脆弱位置。 金刀选择了妖气的男的眼睛,带着怒气插入,妖气男仰面狂叫。 索马里海盗再添一位新成员,捻着兰花指的妖气男仰面跌到,狼狈不堪。 总是喜欢割破别人喉咙的妖气男没想到自己今天却被别人把心灵的窗口给关了,或许他只能认命自己死活不该遇到喜欢最后一击的张六两。 妖气男的兰花指没有在翘起,而是探手咬牙将飞刀拔出,捂着流血眼睛的他在站起来准备痛打落水狗的张六两近身之前仓皇而逃。 没有像灰太狼那般留下‘我还会再回来’的死皮赖羊的话语,而是‘此仇必报’的睚眦必报话语。 张六两捡起金刀掖在腰后,颓然坐在地上,昏黄的路灯下六两兄被痛的咬牙切齿。 准确排查到自己肩膀被伤及骨头处三厘米位置的张六两,垂着手臂,望着北凉山的方向道:“要是八斤师父在,妖气男连近身都应该很困难吧!” 无心在跑步回饭馆的张六两,垂着手臂叫停一辆出租车,钻进去之后让师父找一家药店。 司机师父估计是把张六两这种留着小平头还一身鲜血深夜受伤的男人当成了小混混对待,只为挣钱的他无心问及琐事,很快找到一家药店停靠,六两下车去买了纱布和消炎药。 而后报了龙山饭馆的张六两窝在后排大大舒了一口气。 如果妖气男只是李家请来的一个小BOSS,那么之后会有多少个中级BOSS,甚至大BOSS出来作孽,今个妖气男的表现直接让张六两明白,那日下山之后再桥洞下惹出的事端已经升级成对手要把自己置死地的地步。 说句实话,痛的想骂娘的张六两有些后悔了,这他妈梁山好汉原来都是小说里写的人物,哪他妈有那些替天行道不被挡路者杀掉的牛逼人物啊。 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药店,你要说祸害了哪家闺女不愿喜当爹倒是有事后药可弥补,这后悔药可真是没有被药厂造出来。 目的地龙山饭馆到了之后,六两艰难的从兜里掏出车费。 下了车选择悄悄从侧门溜进后院宿舍的张六两却在宿舍里看到了赵东经这妮子。 张大嘴巴的赵东经指着张六两流血的手臂道:“小夏姐姐这么暴力?” 张六两欲哭无泪,这要是小夏姐霸王硬上弓,自己不得做足戏码任其推倒么,这他妈是妖人所为。 “小点声别让你娘听见,会不会消毒?”张六两一脚踢上门道。 赵东经上前扶着张六两坐到了床铺上,叱着嘴道:“流这么多血,疼么?” “废话!”张六两一把扯开上身的衣服,露出伤口的位置道。 “先消毒,然后在把血迹擦掉,最后上消炎药,缠上纱布!能做到吗?” 赵东经撸起来袖子道:“能,学校课堂上教过自救课程,不过是对着小兔兔练得!” “甭管小兔兔了,赶紧弄!” “活该,让你在泡警花,被打了吧,我就说小夏姐长那么漂亮怎么会看上你这只癞蛤蟆,你还真会演戏,往左边侧一下身子!” 赵东经一边埋汰张六两,一边给六两消毒上药,很快便把纱布缠好,一巴掌拍了上去道:“大老爷们这点伤没事,明个又是一条好汉!” “我艹,你轻点!”张六两龇牙咧嘴道。 “呀我给忘了,当时给小兔兔包扎后我还摸了它,这一时习惯了,下次就好了!” 张六两叹气道:“大姐我是人不是小兔兔!” 赵东经洗了把手,端着满是血水的盆子出了宿舍倒掉,而后折返,给六两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道:“俺娘说让你明天去给我开家长会,我爹回不来,我娘又没有时间,得照顾饭馆里的生意!所以就找你代替了,你去不去张六两?” “让六子去!” “他不行,演技不好,我怕穿帮!” “我演技就好?扯淡!” “你今个演的就很好,我们都被你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就这么定了哈,我娘说完成任务之后给你做酸菜炖粉条作为奖励!” “成交!” 赵东经丢过去一个白眼道:“没出息,一顿酸菜炖粉条就把你打发了,你可真有骨气,搁我得加工资!” PS:有读者抱怨说没有书友群,就随手建了一个,群号:103618792  我发在这里了,看书的没事进来吹吹牛,先来先得管理员,定期会有实体书赠送和猜剧情赢话费活动,慢慢积累,看看有多少人,线下活动也不是不可以,一切由你们决定,雷迪森and乡亲们走起。群号:103618792  快快动手加入吧!新群等你!猜剧情赢话费活动会以读者的人数来定,只要你们看,一男就搞起来。一男不是什么大神,新人一枚,只能尽力去做去写好每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