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法学生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要什么单位啊
  林双其实不想买药,有系统的人还要吃药吗?是别人要吃药!   这里有免费称体重的,他走上去,一称,看着那数字,眼皮就狂跳,怎么好像没瘦?   我身心这么累没瘦这太不科学了!   一定是因为蛋糕太沉了,同学就是实在,这点蛋糕有三斤半。   在药店打发时间就容易多了,每一种药看过去,什么成分什么名字什么药效啥价格哪个厂家。   药店不光是药,其实啥都有,连食用油大米白面都有。   看了四十分钟后买了一瓶矿泉水。   提交任务,五百元没奖金。   出来一次亏二百。   下回再不出门了。   回到家刚想上楼,小歪新任务又来了:   [任务:太极云手转圈圈一千次,保底五百块,奖励另计。]   小歪你,好,好样的,太极云手,这是让我能控制手上的力道,下次不小心磕到妹子的下巴,就绝不会受伤。   接受任务,林双到小区健身点,正好此时太极云手盘没人。   上去,两手各按一个。   一千圈,那就是两手各五百。   我左手左边画个圈,我右手右边画个圈   我左手左边画条龙,我右手右边画道彩虹   “小伙子又来锻炼了?”   “诶,是...您好...”   “在哪工作啊?”   “网上工作。”   “夜班啊?”   “......”   林双头似点非点不想说话,老头老太可不比秋伊,真给自己碰一下可不是办一张卡可以了结的。   “你们这些年轻人,成天喜欢抱个电脑手机,然后又说自己肩膀痛,手痛的,其实是要来练一下。”   “是哦,也对......”   我左手左边画条龙,我右手右边画道彩虹   这玩意倒是真可以缓解手肩隐伤,但手掌受伤了,磨出了水泡。   “五百......”   任务完成,提交任务。   得到五百块没见到奖金,大概是自己没转好,拜托,我平生第一次这么转,胳膊都酸了。   不过林双不是个喜欢计较的人,怎么说这五百元也是不错的收入了。   两肩两臂隐隐发热。   回到家里,冲了个澡,拿针扎破水泡放水。   “不出门不出门,坚决不出门了!”   想到外头考场里还有上千万的考生,学习的热情一下就涌上心头。   出租屋里没有开通宽带,林双用手机上网,这个月流量有一百G,够用了。   扬帆起航,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在小破站上看些教学视频,最近的综艺都老了,新综又没太多好玩的,主要是他不怎么追星。   综艺没自己喜欢的明星基本就不好看了。   人人可为师,教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看得似懂非懂脑子也累了,都是碎片知识不成系统。   休息一下,看了下系统余额,转账,再看看钱宝宝里的余额,享受着安逸的咸鱼生活。   每天都照十几回镜子,短短几天人居然还瘦了点,更白了点气色好了,头发多了,毕竟还会长,洗澡时也不用看到落发心烦。   开心!   他又拿手机进同学群看近况。   有的还在找工作,有的是找到工作但不满意,或是上班太远,或是工作内容不对口味。   并没有看到谁刻意在装逼说自己混得多好。   今天是高考,所有人都提到了考试的事,一些人分享自己准备司法考试的情况,也有人说自己全力应对国考,还有人说,在备战两考,这就是真牛人了。   按着玄学的角度,法本毕业还不算筑基成功,这个司法统一考试相当于一场二重雷劫。   司考分两次。   一个叫[客观题考试],俗称客考,六月上旬报名八月底考试,通常在八月三十一和九月一号这两天。   第二个是[主观题考试],俗称主考,九月上旬报名,十月中旬考试。一八年时候开始用开卷考试模式。   前一项没考好你就别报后面的了,来年再试。   基本法学生都要考,考了之后才能再考别的证,比如说要当律师,就得去律所实习一年才能考执业证。   法考是公认的考试难度大,8个科目18门课程246个知识点,历年通过率不超过10%。   虽然说主观题考试变成了开卷,其实难度还升了,开卷的考察方式,更接近于办案实战,一道几百字的案例题,就是被抽象了的一摞案卷。   有人总结,备考时间一千小时左右才有机会考过。   国考,这就是另一个宇宙降下来的四重雷劫。   公务员是最好的选择,但放出的岗位很少,竞争极大,你总是挡不住那些凭空出现的黑马,一旦他们的成绩超过你你就没有机会了。   然后还需要面试,面试与笔试完全不同,有些人笔试可以做的很好,但是面试的时候就不行,面试除了语言交流,颜值和气场也是影响面试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最后,还要体检跟政审。   问题是,有几种职位是必须先拿到司考的资格证,你报名的时候那个司考的主考刚结束,报的肯定又不是这种岗位,因为拿到证还要到十一月底。   一脑子都是法律条款,马上就得调整状态进下一个考场去做《行政职业能力测验》和《申论》。   怎么看都要被一堆乱雷劈得焦头烂额。   顶着雷备两考的,这是牛魔王啊!   …...   上个月的时候,林双已经报了客考,但现在他都不想去了,考了又怎么样呢?   怀揣两个系统走这条人生路?   还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吧。现在司考放宽了,非专业生也能考,说明以后岗位竞争是更激烈。   就是有点可惜自己四年大学那般努力,学法律也就是比学医好一点,都是特别累,还容易产生心理疾病的那种。   ….....   “大家这周末聚一下?”   群里有人提议,是班长,大学的班长卫明理同学。   刚毕业又大热天,同学对聚会毫无热情。   响应的人只有几个,这是本地的,外地的表示心跟大家一起,嘴就来不了了。   还要出门?林双犹豫了,周末就是明天,要不要去呢?   都是法学院出来的,个个理性冷静智商不低观察力过人。   他又不工作,又能来钱,也不想装什么富二代,再说他现在这点存款也装不了二代。   而且刚在同学身上吃了点小亏,好像也不算吃亏,但是......   …....“有什么好去的,吃吃喝喝聊点破事。所谓同学,不就是装逼犯跟吃瓜众的组合吗?”静静懒洋洋开口。   林双看看它,这货的人生态度确实有点消极了。   和小歪比,这是两个极端,都不好。   “不是消极,而是现实,他们又帮不了你什么,你也帮不了他们,不信你跟群里说句没钱付房租了,你看有几个人会应你。”   林双不敢作死。   “去吧去吧!朋友都是处出来的,什么好不好的,生活就是得燥起来,不行再断交就是了。”   小歪跟跳跳糖似地呯咯哩咯呯。   燥你个头啊天这么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