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境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眼银子
“混账!”   关海怒了,准备发飙。   这简直太羞辱人了!   让自己钻他的裤裆?做梦!   没想到洛玉却呵呵一笑说道:“关海,别生气,难道你忘了,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致,别看这位大人鸿运高照,桃花运昌盛,可正是因为他鸿运高照,桃花运昌盛,所以,才会离死期不远了!”   “啊?”   周围人都不由怔目看看。   这是小娃儿张嘴就在那里胡说话吗?   倒是关海瞬间反应过来,指着刘程和的脑门问洛玉:“你是说,他头顶上的黑气就是将死之兆?”   “除了咱们道士救治,你见有几个头顶上有黑气的人,能活的过三个月?看看他头上的黑气,都成旋风了,这不就是催命的征兆吗?怕是不用三个月,几天的阳寿了!”   这不是道爷们一贯的套路吗?   顿时周围群众都笑了。   倒是刘程和感觉到了对面深深的恶意,愤怒了!   “放屁!我也做过道士,怎的看不出我家老爷命不久矣,你这骗人的假道士,妖言惑众!”   在刘程和怀里的妖艳美女尤润花终于开始发飙了。   “什么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致?你这妖道招摇撞骗就是该死!老爷,杀了他,他敢咒你死!”   尤润花这么一说,刘程和也感觉就是如此,这洛玉不怀好意,竟然敢咒他死,顿时下令:“愣着干什么,给我把他抓起来关入大牢!”   官差都是听命令行事的,一听如此,立刻有了反应:“是!来人,给我抓!”   “关海,他让我们钻裤裆,我们钻就行了,无非是让他死的快一点!来吧!”   一面官差要拿人,另外一面洛玉居然一扫自己的裤摆就要跪下钻人家裤裆!   这……   看到这个,官差爷也想吃瓜,竟然还就停了手头的动作,想看看洛玉怎么钻裤裆!   他们可不知道啊,赵肃就在旁边的大门口看着呢,自己手下的侍郎大人就在街上欺负人,这是他眼睁睁看到的,那眼睛里的愤怒加上变成年轻人再增加点荷尔蒙,那就是要路见不平一声吼了!   就在赵肃还没有吼出来之时,就听见后面有人喝道:“谁敢无礼!”   说话间,又冲出来十几个白衣人将周围的群众驱散开,后面再次走来三个人来。   为首一人是文家的三少爷文皓轩文公子,而他身边还有梁南天和朱先生。   这一下倒是让刘程和没有料到,文阁老的儿子居然也会出现在这里!   尤润花本来恼怒,看刘程和表情不对,便问他怎么回事。   “他是文阁老的儿子!”   “怕什么?你表哥还是丞相!不都一样吗?”   “嗯……”   虽然都是当朝内阁成员,可也有高低不同啊。虽然这么说,可是文皓轩毕竟只是个平民,刘程和还是个礼部侍郎,要是认怂了,自然没面子,尤其是美女再怀,实在丢脸。   正在想着,对面文皓轩已经过来了,瞪大眼睛义正言辞的说道:“洛山主可是本公子请来的贵客,谁要是敢欺负他,休怪我文皓轩不客气!”   “哎吆,当官就了不起吗?看你长得人模狗样,以为本姑娘好欺负,老爷,说话啊,让人家骑在你头上拉屎啊?”   “嗯!”虽然尤润花有拱火的意思,可是刘程和也觉得这么认怂有些没面子,虽然文皓轩嚣张,但是好歹他也是王相爷的表弟,怎么的,也不能怂了,否则就是有辱相爷的威名。于是一抱拳对着文皓轩说道:“在下刘程和,我表哥就是王相爷!文公子,既然他是你请来的人,那就给我交代!凭什么打伤我的奴仆!”   刚才还说打死,这会就改口打伤了?   文皓轩一听他是王旦的表弟,倒是也皱眉,毕竟家长都是内阁的人,要是出个事脸上过不去。   这事情要是何术均家,或者是别家,怕是还能卯一卯,可偏巧了是文柯家的,文老爷子多次叮嘱儿子要低调,万万不可惹人,尤其是朝内他们文家还处在端王的对立面,若是惹出事情来容易让人抓到把柄。   看这种情况,倒也没有办法去找刘程和的麻烦。   其实以往这种事情不需要文皓轩动手,梁南天替他找了一个天然的打手加暴力狂——王奎安。   那家伙在京城可是横着走的,管你是谁,敢惹了他们上去就打,打完了再说。   他是王家人,谁敢惹?挨打了还不是自认倒霉。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王重明和王奎安走了,那就没有了这样好用的打手了!   梁南天敏锐的发觉文皓轩的不对,立刻看了一眼,随即领悟了。知道他是顾忌,便哈哈一笑,过来看看刘程和的家奴们。   “没事啊!你看看,不都是好好的吗?”   这一说,那刘家的家奴们就又一个个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哎吆,哎吆,哎哎吆!”   文皓轩刚刚与洛玉,关海行了礼,刚好说上几句,又碰上刘程和这恶奴这般耍赖,顿时脸色就更难看了,实在没想到刘程和太不讲理,自报家门,这事情就已经摆明了,还找什么茬?   “你!”   其实这边的刘程和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些废柴家奴居然会这么苯,知道对面是文阁老的儿子,还敢闹。   这下就尴尬了。   不过尤润花却不觉得这样,嘴巴一噘还怒道:“刁民敢撞本夫人,还要打伤我的家奴!老爷,不管怎么,把他们抓起来!”   这下刘程和可没有说话。   那两个官差都自觉躲进人群中了。   这官对民,那是没问题,要是官对官,他们一个维持治安的官差算个屁!京城里的官员哪个不比他们官职大?   话虽如此,刘程和也是官员出身,知道要是太过分也确实不合适,于是便拉了一把尤润花,示意她不要胡搅蛮缠。然后看着梁南天指着自己的家奴说道:“这样吧,打伤了我的家奴,就赔点医药费吧,不要你多,就一两银子!”   这算是给台阶下了。对他而言。   但是文皓轩什么人?在乎那几个钱吗?   我请来的人是什么人?还给你赔钱?   顿时拉下脸来就要怒骂:“你好大……”   还没说话,却被洛玉拉住了。   洛玉微微一笑:“算了,文公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救人要紧,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的好!”   说着洛玉示意关海。   关海虽然不爽,但是看看洛玉忽然眨了一下右眼,顿时心里有数,掏了一块不成形状的碎银子,慢慢走过去递给刘程和。   真认怂了?   哪那么简单。   与洛玉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们可是相当默契的。   过来的时候,递上银子,关海也不客气,近距离仗着身高优势,使劲看看尤润花胸前的丰满!   “王八蛋,看什么看,当心姑奶奶挖了你的眼睛!”   关海就当没听见,理也不理,转头回来,对着洛玉一笑:“挺大!”   “嗯……”   尤润花气的猪叫,却也没办法。   现在刘程和得了便宜可不会继续卖乖了,他看的出来,文皓轩的脸色不好,这事情不宜闹大,故而也就罢手:“宝贝,坐轿子去!”   转身便回去上了一边的轿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