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些年被影后倒追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退位让贤
  会议室大门没关,隔着一段距离,都能听见里面传来的嘈杂声。   透过玻璃门窗,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也能看见外面的情况。   见到朱正羽跟着秘书往会议室而来,不知谁喊了一嘴,“朱总来了。”   有点像上自习课嘈杂的教室,发现老师的同学喊老师来了。   不同的是,自习课的教室回立马安静下来,而会议室里的嘈杂未完全消失。   有人甚至翻了翻白眼,满不在意道:“来就来了,大惊小怪。”   等朱正羽走到会议室门口,会议室里才渐渐安静下来,齐齐看向了他。   愤怒的目光,不屑的目光,怒其不争的目光,好奇的目光,羡慕的目光等等,各有不同。   如果无视所有目光的话,现在的情况,有一种令朱正羽回到前几年当老师的错觉。   当然,他现在也选择了无视所有目光,走到会议室最上方的位置。   “在座的,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朱正羽,是那个两年没来过公司的执行总裁。”   大家反应不同,有人鼓掌,有人无视,有人鄙视,有人甚至在小声嘀咕。   “两年不来公司,还有脸说出来?”   “总裁两年不露面,估计是天下独一份了,是觉得自豪?”   “这开场,怎么不去说相声?不想当总裁,就让位其他想当的人。”   “······”   大概是碍于朱正羽的身份,鼓掌的人不少,声音不小,下面的人嘀咕了些什么,朱正羽并没太听清楚。   不过,他眼尖,看见了不少董事的嘴唇在动,不用想也知道,是对他有意见。   “看来不少人对我很不满,特意给你们留了半个小时也没宣泄完。”   朱正羽笑了笑,坐到椅子上,看了眼手表,继续道:“现在时间还早,会议推迟一点也没关系,我先听听,你们有什么意见。”   半晌,无人说话。   会议室里,针落可闻。   既然没人敢正大光明的说出来,朱正羽干脆点名,转头看着右边座位靠前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道:   “许董,我刚才好像听见你说什么相声,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提到相声,但想来也跟我有关,要不你先给大家做个表率。”   点名不是乱点,在座的董事,那都是商场上的老狐狸,能言善道,估计一两句话就给糊弄过去了。   所以,点名对象必须脾气大,胆子大,性格直,而且对他十分不满,敢无惧他的身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愣头青,不怕事。   很不巧,许董符合所有条件。   他是文人,向往诗和远方的文人,颇有几分古代文人不畏权贵的风骨,对商业上的事情也没什么兴趣。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家中的独子,老爹年纪大了,他真不乐意当什么董事。   他不参加公司的管理,平时的董事会经常缺席,需要董事投票的决议、项目,要么随大流,要么弃权。   按理说,这样的人在董事之间人缘不差才对,可他说话直,不论什么场合,只要他认为不对的,那是半点不给对方留面子。   比如现在,他就半点不给朱正羽留面子。   “我说你的开场,不去说相声可惜了。”   “不想做总裁,你就别做,让给其他人。”   “你既然坐了总裁的位置,最起码的责任心应该要有,就连我都知道你两年没来过公司,你觉得你有资格坐现在的位置?”   “不错,公司是元姨一手创办的,可以说是你们家的,可公司发展到今天,是所有人的努力和心血。”   “坐了总裁的位置,又对公司不管不问,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你是在糟蹋所有员工的心血。”   “······”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总结起来就一句话。   朱正羽没资格坐总裁的位置,应该退位让贤。   朱正羽很想调侃一句,如果是二哥坐着总裁的位置,两年不来公司,你还会有这么多话说吗?   答案显而易见,搞不好还会被许董怼一句,你能跟你二哥比?   事实上,在朱正文接管集团的那几年,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太多,对集团的管理和关注,远不如朱正羽。   通常是一言堂,对于集团发展的决策,一个电话通知下去就不管了。   比如:集团的商业投资部,就是朱正文担任总裁期间搞起来的,最近几年一直在亏损。   换作其他部门,早就被董事们吵着嚷着裁撤、拆分重组了。   可是对商业投资部,没人敢说半个不是,因为商业投资部是朱正文吩咐成立的,部门里的人选也是他亲自决定的。   现在商业投资部年年亏损,责任在谁?   反正责任不在朱正文身上,也不在朱正文选的那些人身上。   作为商场上最成功的商人,朱正文几乎是所有商人望其项背的对象,无论对手还是队友,都对他心悦诚服。   信得过······准确说是对朱正文有种盲目的信任,朱正文的决策不会错,他决定商业投资部人员也不会错。   那么商业投资部亏损,就是朱正羽这个现任总裁做得不到位。   哪怕在他没有接管集团之前,商业投资部的亏损责任,也被大家归咎在了他这个现任总裁身上。   说到底,还是因为朱正文已经在商业上证明了自己,而他朱正羽·····没有。   对于大家来说,他是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   被许董要求退位让贤,朱正羽也不恼,笑道:“按照许董的意思,如果我没资格坐总裁的位置,那谁有资格?”   “我不是说你没资格,是你坐上总裁位置后,一系列的作为,让我不觉得你有资格坐现在的位置。”许董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毕竟,百蜀锅集团的是朱正文母亲一手创办的,要说担任总裁的资格,除了朱正文之外,大概没谁能跟朱正羽比。   哪怕朱正羽的大哥也不行,因为他的大哥朱正安是他们兄弟同父异母的兄弟,并非元董事长亲生的。   大概没想到许董如此古板,朱正羽愣了一下,笑道:“有什么不同么?”   许董理所当然道:“当然不同,你的意思是我一直不认为你有资格做总裁的位置,而我要表达的意思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没有资格坐现在的位置。”   “许董不愧是文人,注重严谨。”朱正羽笑了一下,“那我换个说法,你认为现在谁适合坐总裁的位置?”   许董长叹了口气,“在朱二哥辞掉总裁职位的时候,我是觉得总裁的位置只有你最有资格坐。”   “我知道,你一心扑在物理研究上,在物理学领域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对公司管理可能了解不多。”   “但是,不会可以学。”   “而你呢?”   “你有认真学吗?”   “没有。”   “说实话,我很失望。”   “不,应该说已经绝望了,所以我建议你向董事会引咎辞职。”   说完最后四个字,许董犹如用尽了全身的气力一般,看向朱正羽的目光非常复杂。   大概是觉得自己当初眼瞎了!   朱正羽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正色道:“或许我的意思表达有误,我是问许董你觉得现在谁适合接任总裁这个职位?”   “我有两个人选。”许董看了眼左右上首的两人,“何宸何总,赵文远赵总,至于最后的人选,看董事会成员的投票情况。”   此话一出,犹如往平静的湖面投下一块巨石,掀起了无数浪花。   原本只有两人对话的会议室,瞬间嘈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