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将军的诰命夫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6、母亲的遗物
  赵姨娘和陈鑫脸色阴沉的离开。
  回到春风小筑。   陈鑫一屁|股坐下,心底咽不下这口气,“母亲,你一定要把账本抢回来。”   赵姨娘一脸狰狞,她这些年的花销,都是从账本上做文章,现在被陈思圆截胡,她怎么给儿子谋划好的未来,给女儿准备嫁妆?   赵姨娘看向身边的两个丫鬟,吩咐一通。   两个丫鬟很快离开。   “母亲,要不然我们干脆把陈思圆和陈陆洋两人杀了!”   “你胡说什么。”赵姨娘呵斥女儿,目光宛如毒血侵蚀过的眼神,冲着旁边的丫鬟,一字一句道,“下去!”   陈鑫身边的两个丫鬟快步离开。   赵姨娘看着女儿,一字一顿道,“你疯了,什么话也敢往外说?”   “怕什么,她们敢说出去,我先杀了她们两个。”陈鑫浑然不在意。   如果当初直接杀了陈思圆,也许就没有眼下这些烦心事。   “你住口!!”赵姨娘脸色巨变。   现在陈家再也不是从前,不是她一手遮天的时候,以后凡事都要小心。   陈鑫却看向赵姨娘,“母亲,你到底在怕什么,就算是失败了,大不了我们去京城,找......呜呜.....”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被赵姨娘捂住了她的嘴。   “管好你的嘴,要不然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嫁进陶家。”   陈鑫看到母亲真的动怒了,她不敢再开口。   今天这事,她把一切都记在了陈思圆的头上。   如果她乖乖的嫁给宋吉那个家奴,就不会有眼下这么多烦心事。   想到这,更是觉得委屈,“母亲,那我诗会那天的行头该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赵姨娘想到这个,顿时头大。   现在没有管家大权,眼看诗会就要开始了,陈老夫人那里暂时没有希望了,她该怎么办?   穿的太寒酸,陶一凡怎么会注意到自己的女儿。   又想到刚才老夫人说的那话,她心底微微有些不安。   想了许久,都没有什么结果,后来趁着夜色,悄悄离开。   离开的赵姨娘没有发现,她刚离开不久,陈鑫到来,偷偷将母亲一直藏在床榻下暗格里的玉佩拿出,仔细看了看,这应该是个好东西,能卖不少钱。   有了这个,她还怕诗会的时候没有行头。   拿着玉佩,确定没有被人发现后,她悄然离开。   ......   暖居。   陈思圆从祖母回来,正好看到成管家名人带着七八个箱子进来。   成管家一边忙着指挥,看到大小姐回来,立刻弯腰,“大小姐,这是夫人放在库房几口箱子,老夫人让老奴给你送来。”   “我母亲的?”   “是。”   前世自己关于母亲的记忆不多。   自己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   前世自己在大哥死后,才知道自己不是陈家的孩子,是当年母亲从外面捡来的孩子。   是母亲给了自己一个身份,瞒过陈家的众人,让自己光明正大的坐在大小姐的位置上。   如果上辈子母亲没有好心,捡回来自己这个祸害,是不是陈家的悲剧不会上演,是不是外公一家的厄运不会发生。   春兰和春苹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看到大小姐看着几口箱子流泪。   她们两个均是吓了一跳。   大小姐最近变了好多。   对赵姨娘开始凌严厉色,对陈鑫没有了原来的纵容,她们还发现大小姐是时不时的自己流眼泪。   这样的大小姐是陌生的,也让她们担心。   想来这一切应该都是那次事情造成的。   陈思圆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发现身边丫鬟的不同,她让两个丫鬟将箱子一个一个打开,让她们下去后,独自一个人面对母亲的遗物。   她将箱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一一摆在地上。   很快摆满了一地。   看着一样一样母亲的东西,似乎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念想。   直到傍晚,她才整理到最后一个箱子。   这个箱子里很是奇怪,都是一些书籍。   拿出来一看,有些是古诗词,有些是武功秘籍,还有一些药材和治病的古籍。   母亲的陪嫁真是奇特。   什么东西都有,想到外公文家实力,有这个能力也不奇怪。   外公是非常在乎母亲。   也许是太过伤心,母亲死后,外公不能到来看望她和大哥,只是时不时的给自己送来的东西。   可能是怕见到他们,想起母亲。   心里想着,将最后一本书籍拿出来。   这时,她发现这个箱子和刚才的几个木箱子有些不同。   似乎......   陈思圆用手敲了一下,竟然有隔层。   小心打开,看到在里面躺着一个小盒子。   拿出来一看,这个小盒子是金丝楠木盒子,做的很是精致。   想要打开看看这个盒子里面是什么宝贝,竟然放着这么隐秘。   仔细看够,似乎没有缝隙,陈思圆稍微晃动了一下,觉得里面有东西,不重,但猜不出是什么东西。   陈思圆闲着无事,她也来了精神,弄了许久都没有打开,这时,春兰敲门。   她这才知道到了晚饭的时间。   想着,立刻将手中的小盒子藏在袖子里,然后让两个丫鬟进门帮忙整理。   春兰和春苹端着晚餐站在门口,开门,眼前看到的情景,让他们傻眼。   文家真够大方的竟然送来这么多宝贝。   “大小姐,这.....”   “快点过来帮忙。”陈思圆没有心思说太多,连忙将这些宝贝收起来。   如果是别的东西,她会直接拿出来用了,但母亲的东西,就算是留给自己,将来也应该给大哥。   现在的她只是暂为保管。   私心里,陈思圆还是打算把刚才的楠木小盒子的东西吞了。   不是看重这些东西,是她想要一件母亲的随身物品,算是作为念想。   她知道自己不是母亲所生,她在心底觉得既然自己真正的父母抛弃了自己,母亲就是自己再生的母亲。   这次,她定然让帮主母亲守护大哥。   春苹跟着收拾,整理完之后,看向大小姐,抱怨道,“文家这些年送来可不止这些东西,如今怎么只有这些。”   春兰气呼呼的说道,“一定是赵姨娘,是她吞了大小姐的宝贝。”   陈思圆笑了,眉眼间带有一层冷意,“能吞的下也是一种本事。”   “大小姐,难道你就这么算了?”   “算?我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算了!”   “大小姐的意思是?”   “怎么吞的,怎么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