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江山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初识晏明
回到山洞中收拾了一下东西,二人便立即启程了。               由于对彩衣女子的身份好奇不已,雷云一路上不停向彩衣女子问东问西,但彩衣女子始终是冷着脸不予理会,最后雷云也只好作罢。               沿途的景色极为壮观,用“风景如画”形容亦不为过;阳光下无尽的林海蔓向天际,参天古木,郁郁葱葱,一派生机盎然;远处群山巍峨雄伟,势若腾龙;山间云雾缭绕,仙霞缥缈,山川灵气直贯云霄,宛若琼瑶仙境。               “现在的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灵秀的景致,难得啊!”望著远处秀美绝伦的风景,雷云心中感慨不已。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二人依然未能走出山间,更未遇到任何人烟;但是天色渐晚,黑夜将至,二人只得露宿野外。               安顿下来后,雷云便忙著整治起晚餐;而彩衣女子则盘膝坐在一旁,不知是在思考些什么。               晚饭做好之后,彩衣女子依然入定一般坐在原地,毫无半点动静,雷云也不敢轻易打扰,只好一个人享用起来。               夜晚,很快地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雷云起得很早;不过,就在他想要准备早餐之时,却发现一旁的彩衣女子有些异常。               此时她静躺在草地之上,身体微微卷曲,洁白如玉的肌肤上不知何时蒙上一层异样红润,额头上也布满了一层细汗,看上去十分痛苦。               雷云微微一惊,连忙将她扶了起来,急声唤道:“喂,你怎么了?快醒醒!”               听到凌寻的呼唤,彩衣女子似乎有所感应,口中微微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呢喃,之后便再次沉沉睡去。               雷云大惊,一只手将她揽到怀中,另外一只连忙探向她的额头……               此刻,他的方寸已乱,只是想著如何才能救治昏迷中彩衣女子,之前的怨气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该死的!这么会这样?她有那样匪夷所思的身手,怎么也会生病……”触及到她的肌肤后,雷云不禁吓了一跳。               心中虽然感到吃惊不已,但他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从背包中翻出医疗袋,找出相应的药物给她灌了下去……               药物的见效速度很快,不多时,彩衣女子的呼吸便趋于平稳,紧蹙的娥眉也渐渐舒展开来。               “想不到我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望著眼前这张绝美的容颜,雷云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简单的填了一下肚子之后,他只得背著她继续上路。               彩衣女子的气色虽然有所好转,但是也必须要找一个像样的地方休息几天;而且,他一直牵挂着莫院长的病情,早已心急如焚,此刻简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上都。               急行了三四余里之后,雷云渐渐感到体力有些难以为继,不得不停了下来。但是就在这时,一阵凌乱的马蹄声突然自远处传来!               雷云心头一喜,连忙背起彩衣女子迎了上去。               不一会儿,一队人马出现在林间的小路上。然而,随著两边距离的拉近,雷云的神色也变得越发惊诧!                 队伍人数不下百人,而且正在疾行当中。奔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他身著粗布短衣,皮肤黝黑,身上还背著一位头发斑白的老妇,脸上焦急的神色依稀可见;后面则是一群古代兵丁摸样的怪人,他们身覆铠甲,荷戟执戈,似乎正在追捕前面的黑脸大汉。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梦就让我快点醒过来吧!!”雷云心中不断狂呼。               眼前的一幕,似乎是古装电影中官兵追捕逃犯的情景!               正当他出神之际,一股巨大的压力骤然间从背上传来,其势竟犹如山岳一般沉重。雷云猝不及防,不禁闷哼了一声,身体也不由自主地一下子扑倒在地……               良久,他才慢慢醒过神来,而后吃痛地抽了一口气,微微回头道:“你什么时候醒的?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想死就别出声。”彩衣女子轻哼了一声,冷冷地道。               雷云讪讪地笑了笑,遂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场面之上……               此刻,那群兵丁模样的怪人已将黑脸大汉和老妇团团围住,亦有人不时地向他们发动攻击,但都被黑脸大汉利落杀死或击退。               不一会儿,便有四五十人中剑而亡;场中鲜血飞溅,肢体遍地,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林间,令人作呕。               雷云目瞪口呆地望著场中的情景,心中的震撼简直是难以言喻!               自从第一次醒来之后,他便敏锐地感到四周的情况有些古怪,但是当时他的处境和身体状况颇为不佳,因此也未深作追究。               接下来,他又遇到了拥有著神秘力量的彩衣女子。此时,他心中虽有疑虑,但是仍未放在心上。毕竟,现代网络上YY小说铺天盖地,对于人的思想荼毒颇深;因此,对于他这位新时代的青年而言,即便是碰到某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并非是完全的难以接受。               现在,一幕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这便使他心中的侥幸完全消失无踪。               良久之后,一阵凉风将雷云吹醒过来,他这发觉自己的背心早已被冷汗浸透了。               就在雷云惊魂未定之际,一旁的彩衣女子突然动了起来。随著一条白绫从衣袖之间飞出,其人整个人也翩然而起,身姿轻灵地慢慢飘向不远处的众人……               雷云微微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悄悄跟了过去。不过,由于情况未明,他也不敢靠的太近,便就近选了一个较为隐秘的地方暗中观察起不远之处的情况。               另一边,随著时间的不断推移那群兵丁模样的人也越来越少,最后也仅剩下了不到一半;此时那黑脸大汉虽然安然无事,但是那位老妇却已在厮杀中不幸落入那群兵丁模样的怪人手中。               一时之间,两边的气势陡然紧张起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过了片刻,只见一个军官模样的大汉排众而出,喝道:“晏明,只要你束手就缚,我便放了你的老母;否则,就别怪某家手下无情了!”               “李规,你这个无耻小人!有本事你我出来单独比试,何必拿我娘为质。”黑脸大汉气极地指著对方,破口大骂道。               “哼,本官不受你激将。你罪大恶极,万死难恕,趁早跪下受傅!”李规大声喝道。               “你这个小人,无耻之徒,缩头乌龟!我%@#%##¥@……”黑脸大汉闻言,不禁连连喝骂起来,原本黝黑的皮肤此刻已变为酱紫,看上去颇为骇人。               对于黑脸大汉的辱骂,李规显得毫不在意,道:“晏明,某与汝也算略有私交,实不忍汝堕入泥道;眼下国家正当用人之际,只要汝肯归降,某定上奏太守大人,从轻发落。”               “休想!”黑脸大汉微微挥起手中长剑,怒喝道:“贪官污吏压榨百姓,吾杀之乃是顺天而行,为民除害,何错之有?尔等助纣为虐,甘为爪牙与鹰犬,岂不自觉羞耻!”               李规无奈地看了黑脸大汉一眼,叹息道:“既如此,本官无话可说。汝之老母便交由本官照料,汝可放心而去。”               “你……”               黑脸大汉闻言大怒,正要开口叫骂,然而却见一道人影自对面飞掠而来!               待他反应过来之时,面前已然多出二人!               “母亲!”黑脸大汉微微一惊,立即冲到其中一人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见那老妇人脱险,隐身于不远之处的雷云也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正当他考虑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彩衣女子的声音:“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此情此景,雷云不禁有些感到有些尴尬,随即只得现身出去。               自从遇到彩衣女子之后,她便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令人莫敢逼视;但是雷云却没有想到,在她那冰冷的外表之下,竟然隐藏著如此善良的一面。               眼见雷云出现,一个兵丁凑到李规跟前,小声问道:“大人,现在该当如何?”               “撤罢……”李规微微叹了口气,“此二人来历不明,再作纠缠恐怕凶多吉少,某必须尽快告知太守大人。”说完便率先跨上战马,朝著远处退去。               余下众人见状,连忙跟随李规匆匆而去……               一众兵丁离开之后,那黑脸大汉显然是松了一口气。               其先是拜谢过有著救母之恩的彩衣女子,而后又大步流星地走到雷云面前,施礼道:“在下晏明,乃是本地人士,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雷云微微一愣,随即还了一礼,依样画葫芦地道:“在下雷云,上都人士,不知宴兄有何指教?”               黑脸大汉闻言,旋即憨厚地笑了笑,道:“在下喜欢结交天下豪杰,今见雷兄仪表不凡,有意相交,不知雷兄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在下荣幸之至。”雷云微笑著道。               从刚才起,他的注意力便一直放在了黑脸大汉身上。此人性情豪放耿直,重情重义,言谈举止更是粗中有细,绝对是一位值得深交的良师益友。               “哈哈……”黑脸大汉朗声一笑,道:“雷兄真乃豪爽之人,但不知那位姑娘……”               “那是家妹,让宴兄见笑了。”雷云偷偷瞄了彩衣女子一眼,小心地道。               “哪里,哪里,雷兄过谦了。令妹武艺非凡,在下亦自叹不如。”               “宴兄过誉了。”雷云随口应了一句,转而问道:“敢问宴兄……而今是那一年?此间又是何处?”               黑脸大汉诧异地看了雷云一眼,脸上尽是不解之色,但还是如实回答道:“而今是中平六年,此地是辽东地界。”               “什么?你再说一遍!”虽然心中早已有所准备,但是雷云还是大吃了一惊。               “中平”这个年号别人或许听起来有些陌生,但是对于酷爱三国历史的他来说却是十分的熟悉,因为这两个字正是东汉末年灵帝刘宏的年号!               黑脸大汉十分奇怪看著雷云,只得再次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雷云听的十分清楚,而且眼前的黑脸大汉以及方才那些兵丁的装束也足以证明他的判断……               汉灵帝中平六年?自己岂不是回到了历史上的三国时代吗?               雷云彻底的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