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大佬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想要块地
  种植田里的菜不少,可是颜色不对劲。无论是白菜还是萝卜,菜叶都有些发黄,一颗颗长得像小树苗似的,挺高,也挺细的。
  作为一个美食家,一个正宗的吃货,秦晚晚的嗅觉和视觉、味觉都要比平常人要敏锐得多。否则话,别人能吃下营养剂,为什么她喝一口比吃毒药还要难?那是因为对于她来说,所有的感官全被放大了好几倍。   从她进入种植区,她就没闻到蔬菜特有的清新气息。说句操蛋的话,不知为什么,她甚至能感受到蔬菜散发出的暴躁气息。   “晚晚,咱家蔬菜长得不错。你喜欢哪一个,大伯母给你拔。”张海英兴致勃勃地说,“哎哟,才几天工夫,菜就缺营养了。晚晚,你稍等一下,大伯母先给蔬菜加点儿营养肥料。”   秦晚晚......   张海英见她没说话,以为秦晚晚将她的话听进去了。于是她立刻张罗起来。营养剂就放在种植园进门时的柜子里,她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包肥料,然后倒入喷壶,找水勾兑。   秦晚晚趁她不注意,连忙拔了一颗萝卜,顾不上脏。萝卜缨有轻微的毒素,晚晚不知自己为何一眼就能看出植物的毛病来。她顾不上,好不容易找到种植的蔬菜,她得犒劳一下自己的胃才行。   萝卜皮被扒掉,露出里面的萝卜,她微微皱起眉头。萝卜吃的是根部,根部水分很大,按理说应该清脆可口。可是她手里的萝卜像树根一般,虽然看着大,但是水分不足,而且纤维太多。   所有的期待一瞬间全都飞走了。   秦晚晚懒洋洋咬一口,无论如何,萝卜已经在手里,她总得试试口感再说。辛辣而木讷,干巴巴如老树皮一般,果然难吃得要死。   秦晚晚终于知道营养剂的味道为什么那么难喝了。原来原料就如此难吃,要是能从难吃的原料中提炼出好吃的营养液,那才叫见鬼了。   趁着张海英顾不上她,秦晚晚嫌弃手上的味道难闻,干脆使用了鸡肋的异能清洗一下双手。清清的水滴经过她的手,终于冲刷了她手上的异味。   秦晚晚起身准备离开,可是忽然她猛得又蹲下去:她清晰地看到自己洗手的水滴落的地上,土地有变化,而且土地边上的几棵萝卜也发生了变化。   原本黄色的萝卜缨居然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变成了绿色,而且她感受到萝卜原本带有的微量毒素消失不见了。   秦晚晚慢慢地将几根萝卜变异的萝卜拔出来,然后提出去。   “晚晚真厉害,这就选好呢?”张海英隔得远,没有注意到这边变化,她看到秦晚晚手里提着萝卜,忍不住出声夸奖她。   秦晚晚笑着答应一声,“大伯母,我将萝卜拿出去。”   “去吧。喷上肥料,这儿有点儿味道。”张海英笑呵呵应答。   秦晚晚将萝卜提出种植区,进了屋子里,用水冲洗了一下萝卜后,自顾自拿起一根萝卜吃起来。   终于有萝卜正常的味道了!秦晚晚盯着手里的萝卜仔细研究。她异能发出的水量太小,刚刚并没有直接撒在手里几根萝卜上。但萝卜还是发生了变化,原本萝卜中的粗纤维已经消失不见,口感好。   她闭上眼睛,甚至能感受到萝卜中蕴含的能量。   秦晚晚没有想到,误打误撞之下,她竟然无师自通的融汇了种植师的能力:感受植物能量。“姑?”   “你吃啥?”   秦晚晚蹲在角落里,别人轻易找不到她。她顾着吃,身边不知不觉竟然多了两个小豆丁。   偷吃的秦晚晚.......   算了,她总算有点儿自觉性:吃独食好像不太好,特别面对着两个不圆润缺营养的豆丁。她默默地将最后一根萝卜掰成两节,分别塞给小豆丁。就剩这么点了,再多,她也没有。   “不能吃。”秦少恒瞪圆双眼想阻止她。   “不能吃,我吃的是啥?”秦晚晚瞪了他一眼,“不是说和我共进退,保护我的吗?我说的话你都不听,哼!”   说完,她又哼哧哼哧啃起来。萝卜不算太大,几口就啃完了呀,什么玩意,尽长个头了。   秦少勇年纪更小点,他见秦晚晚不高兴,连忙哄她。小个子抓着萝卜,一会儿转到左边,“姑。”再转到右边,“姑,我听话。”   秦晚晚斜睨看着他,听话你倒是吃呀!秦少勇秒懂她的眼神,算了,姑吃过没问题,他跟着吃就是。   他的牙是小米牙,啃东西有点儿费劲。一口啃下去,哎呀!他想尖叫,怎么这么好吃呢?两个小家伙像吃水果一样将萝卜啃完了。秦晚晚去了萝卜皮,他们吃的萝卜与往常看到的又不同,因为他们也没认出自己吃的是萝卜。   “姑姑,这是啥?”秦少勇眼睛亮闪闪看着秦晚晚。   “不知道,捡到的。”秦晚晚随口胡说八道。   两个豆丁......   捡到的东西怎么能随意入口呢?万一有毒怎么办?两个小家伙想哭。   “放心,没有毒。有毒早死了。我吃了好大一个不也是挺好的吗?”秦晚晚斜睨看着他们。   不用死就好,秦少勇立刻恢复活泼的模样,秦少恒还有些担忧,小小年纪眉头皱着紧紧的。   “不许告诉家里人哈,谁说我就不搭理他。”秦晚晚低垂眼帘很没品叮嘱两个豆丁。   “为什么?”秦少勇疑惑地问。   “就那么点东西,全被我们三人吃了。家里人要是知道,会不会嫌弃我们三吃独食?”秦晚晚随口解释。   两个豆丁直点头,好像有点道理,可是他们又不是故意的。   秦晚晚不管他们如何纠结,她琢磨,等地里那不科学的萝卜白菜收获之后,她就接手种植田。   “种植田咋回事?怎么分的地?”秦晚晚斜睨看着两个豆丁问。   “姑姑想要种植田?可姑姑以前都不要的。”秦少恒吃惊地看着她。   秦晚晚胡说八道的本领无人能及,“以前不想要,但现在想要了。你们也看到我身体状况了,要是再不锻炼,我估计真的要翘辫子了。种地劳动强度不大,可以锻炼身体,加上你们的帮忙,我就当练习体能了。我知道自己废材,但总不能真的什么不做,就在家等死吧。”   话太煽情!说得两个小豆丁眼泪汪汪,于是当天晚上,全家人都知道秦晚晚想要种植田的愿望。   “倒是不难,在你楼上的阳台上加一块种植田就行。”孙女的愿望必须满足,小豆丁转述的话都那么让人难过,可想而知晚晚的心情如何了。   晚晚愿意锻炼也好,反正家里人手多,她忙不过来,大人过去搭一把就是,平时还有豆丁和季夏、小伙伴帮忙,倒也累不着她。   种植田其实是用到了空间折叠技术,有钱就能扩建,在秦晚晚眼中就是个黑科技的玩意。这玩意好弄,却费信用点。   而秦家目前最缺的就是信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