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途闲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1章
  晚上替换章节
  女子和男子的区别,青禾是在十岁生辰那日才知道的。   在万佛宗清心寡欲修行近十年,在青禾的认知里,她就是个男子,也是个正正经经的和尚。   直到佛渡泉开启,宗门内的弟子争相报名,只为得到一个能入佛渡泉提升修为的名额。   青禾对提升修为不是很在意,因为自她记事以来,就没有为修炼烦恼过。   于别人来说,突破一层修为难于登天,于她来说,只是打个盹的事情。   宗门内的师兄弟们一提起她,都会下意识的惊叫一声——妖孽。   可是再妖孽,再清心寡欲,她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她也想努力融入师兄弟们热闹的世界里去。   于是她去求了师尊,让她和师兄弟们一起去佛渡泉泡泡。   因为青木师弟说了,男人之间的泡澡有益于增进感情。   结果是她被拒绝了,青木师弟被罚不许用灵气擦拭十九座大殿的佛陀金身。   “师父,为什么?”年幼的青禾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修凡尊者。   作为万佛宗唯一一个入世的大乘修士,修凡尊者眉目慈和的摸了摸青禾的头,仿佛在讨论今天天气很好一样,说了一句:“哦,因为你是女子。   不好同你的师兄弟们一同沐浴。   你若是真想入佛渡泉,待到再过些年,为师再重新为你一人开启。   你是女子之身的事情,在实力不够的时候,不要随便告诉别人。”   “为什么?”   修凡尊者笑意和蔼:“因为佛门暂时不能有女和尚,也因为世人愚蠢。”   乖巧的青禾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因为师父说的一定都是有道理的。   如果她不懂,可以去藏书阁自己找书,那里的书数不胜数,能为青禾解答她所有的疑惑。   可是等青禾将整个藏书阁都翻遍了,她还是没有找到为何佛门没有女和尚的原因。   二十年的时间,青禾从金丹到元婴,最后正式成为化神后期修士。   只差一步,便可成为世人景仰的大乘修士。   曾经的师兄弟被青禾甩的远远地,青禾也从来没有想过去融入他们的世界了。   所有人都只能望着她的背影感叹敬佩,连嫉妒之心都升不起来。   宗门以她为荣,师尊将自己当成他的骄傲,世人提起她的名称,均是赞不绝口,钦佩不已。   宗门的师叔祖们都说,她是佛子转世,天生的佛修。   一路走来,青禾都有些相信这个说法了,只不过她还在心中暗自加了一句,不是佛子,是佛女。   她是一个女子。   青禾对这个身份一直感到很新奇,虽然她是女子,但是她从未做过一天真正的女子。   她一直以来都以为,女子当和尚,虽然有些惊讶,但却也很正常。   直到修悟师叔带着一群长老,将她困在缚龙渊时,青禾才缓缓回过神来,女和尚的身份,好像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修悟师叔和一群长老说,师尊私自养育佛魔之子,心机深沉,为的就是谋夺佛陀舍利,成为下一任的掌宗佛尊,甚至是居心叵测,妄图毁坏万佛宗根基,罪恶滔天。   在这一刻,青禾才明白,女和尚没有什么不妥。   不妥的是,十万年前一位入魔佛陀妄图颠覆整个万佛宗,后来虽然被镇压于九幽地狱,受业火焚身,魂飞魄散后却还留下一女,就是所谓的佛魔之子。   修悟师叔说,她就是那个与万佛宗结下大怨的佛魔之子。   他们要杀了她?   往日眉目祥和,对她疼宠不已的师叔们,想要她的性命?   “师兄,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当初师父允你送他最后一面,了却你们的恩义。   你却将这个佛魔之子带入宗门,瞒了整个宗门近万年。   你难道忘了,当初入魔的修覃师兄,手上到底沾染了多少弟子的性命吗?   修离,修亭师弟,都是被他活活掏心而亡。甚至连师父……本该成为宗门第一个飞升之人,却因为他……终身困窘,众叛亲离,修为难以再进一步,临了时还要背负一身骂名。   死不瞑目呀!   你如今又想再养出一个佛魔?又想走师父的老路?”   修悟师叔质问师父的时候,字字泣血,双目通红,全然没有以往的儒雅端正。   师尊经过岁月磨砺的眸子平静无波,但是青禾却看到了一抹深深的怜悯。   “那你是要取她性命吗?若是如此……我也不会阻拦你。”   说完这句话后,修凡尊者便彻底闭上了双目。   仿佛任由修悟道君自己决定该怎么做。   听到师兄的这句话,握着剑的修悟双眼涨的通红,手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青禾无父无母,自出生后,是被几位修字辈的师叔亲自抚养长大。   她会背的第一部佛经,还是修悟道君教导的,那时的他还为此骄傲了许久。   每当她习会一个术法,背会一部佛经,最高兴的永远是修悟师叔,仿佛那个人天资聪颖的人是他一样。   修悟师叔向来是一个感情纯粹直接的人。   此刻面对被他当做亲生孩子养大的青禾,修悟道君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去要她性命。   只是在她的身上下了一道缚魂令,还将她驱逐出了万佛宗。   他必须给死去的师兄弟们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   也不能让万佛宗再冒一次险。   佛魔一怒,尸山血海,血流成河的场景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缚魂令一下,若是有朝一日,青禾身上的魔性被激发,就会瞬间要了她的性命。   在缚龙渊发生的一切,都被掩盖了下去,因为万佛宗大乘尊者亲自抚养出一个佛魔之子的消息不能泄露半分。   青禾被逐出宗门,表面上也只说是外出游历。   可是在踏出万佛宗的第一步,青禾就知道,从此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家了。   再一次踏入万佛宗,是师尊修凡尊者寿元将近。   就算是大乘修士,如果不能破碎虚空,踏入上界,也迟早会面临寿元耗尽的威胁。   这也是青禾最后一次踏入万佛宗,为的是送师父最后一程。   师父临终前告诉她,她母亲临死前,用毕生精血压制她体内的魔性,还将自己托付给修凡尊者,希望在佛光的沐浴之下,青禾能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她那眉心的一点朱砂印记,就是母亲最后的一滴精血封印。   青禾游走于九州的天空之下,看了无数人的人生心酸甜苦,心里想着,她应该是个正常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