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叶辰易如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战将归途
与此同时,一架武装战机出现在了临近夏国中州之地的上空,立刻引起了航空指挥部的警觉,
        夏国共分五洲,以中州之地为主,辐射东南西北其他四洲,而要想进入中州之地,那必须要越过其他四洲之一方才可以,可是他们竟然没有收到一丁点的消息。         “给我拉近图像,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待有人把图像拉近之后,飞机上一个巨大的狼头让在场之人全都呆立起来。         “这,这是北州之地,是那个人的兵马!快!赶紧告知统帅!”         正当两人陷入沉默的时候,一道电话铃音瞬间打破了此时的平静,“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给我放行!不要问为什么!出了事我担着!”         老者一声怒吼,随后挂断手机,直接装进了口袋。         刚才的一通电话不怪他会发脾气,现如今此人的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的部下前来无可厚非,如果自己在不开眼,挡了他的人,那不正是在火上浇油吗!现在这个微妙的时刻,他可不想与叶辰产生什么隔膜。         一路上拉响的防空警报不计其数,可都强制性的被上级直接关闭,并且放出话语,“这架战机不允许任何人阻拦!统统放行!”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少说话,上级下的命令,莫要多问!”         航空指挥部里,所有人,望着屏幕上那疾驰而过的一个红点,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叹,这样的事件在夏国几乎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听到他的吼声,叶辰缓缓的看了一眼,随即说道,“谢了!”         这句话差点就让老者感激涕零起来,自己一来到这里,迎接他的都是冷嘲热讽,甚至他都差点感觉这临江市的天要塌了,这句话瞬间也让他心安了一些。         此时医院门口,只见一辆黑色的白牌轿车快速的出现在了这里,刚一下车,两人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不远处竟然有一架战机停在这里,而且周边还有不少兵士站立在寒风中。         “小郭,这怎么回事,现在刘局长也来了,快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走下车的一名中年男子快速问道,他今天是派小郭前来抓捕罪犯,这才一盏茶的功夫,硬把他叫来不说,还要让自己把临江市鉴查局的一把手叫来,这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自己可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我不敢说,你们还是进去看一眼吧!”小郭有些弱弱的说道。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在灯光的照耀下,那肩膀上的两颗印记却是灼灼生辉。         “双星少-将!”         两人同时惊呼一声,在这临江市鉴查局即使是一把手的他也只不过是一星而已,可是面前这位年轻的男人竟然是肩抗两星,两人只在心里大呼一声原来如此,顿时快步走去,标准的行了一个军礼。         “好了!谁是这里的一把手!”         “我,我是!”         “好!跟我进去,有人要见你!”         此人虽说来时一身威严,可是在这名少将面前却如此卑微,究竟什么人物有此待遇,而且看他走路的姿势还是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太大的声响。         “统帅,人带到了!”         一直低着头走路的来人在听到有人喊出统帅的时候,已经忍不住的抬头望了过去。         只见前方一老一少背对着自己,虽没有看到相貌,可是老者肩上的那五颗金星让他差点当场瘫软过去。         “统,统帅!”         慌乱下的他急忙敬了一个军礼。         “你是临江市鉴查局的一把手?”         话语虽慢可是听在他的耳中却是犹如惊雷炸响一般。         “是,我是!我叫刘鸣啭,不知统帅有什么吩咐!”         此时的他完全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诺大的医院静悄悄的让人害怕。         “吩咐?”只听老者大喝一声,转过身来,寒声问道,“今天傍晚,你们临江市发生了一起虐待儿童的事件,你知道嘛!”         本来头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刘鸣啭,被他这么一吼,完全变成了一种蒙蔽的状态。         “不,不知道。”         自己是临江市鉴查局的一把手没错,可是这件事完全都是分局在搞,除非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才会传到总局。         看到他此时的状态,老者面色顿时一怒,“刘鸣啭你一天都在做什么!我看你肩膀上的这颗星该摘下来了!我命令你,十二小时之内,务必给我找到凶手!”         此时的刘鸣啭赶忙慌不择跌的应道。         可是他心里完全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件虐待儿童事件竟然惊动了这位坐镇中州的五星统帅。         “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不希望传到外面去,如果解决不了,这颗星也就没有必要了!”         淡淡的话语犹如一道利剑一般直接穿插在此人的胸口。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门口的,在看到面前熟悉的面孔时,脚下突然一阵恍惚,连忙被人搀扶了起来。         “刘局,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问,你,再派一百人把这里给我保护起来,所有人把在这里看到的任何事情,全部都要忘掉,不准透露出一点消息!”         见到自己的上司都被吓成了这个样子,此时在场之人哪敢在发出一声细语。         “你跟我一起走!”         刘鸣啭指着一旁的小郭说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也就只好求助于这位通报他们的人。         在车上,小郭一字一句的把自己所看的一幕还有自己怎么做的完完全全叙说了出来。         “快!快去查那个孩子的身份!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知道是谁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         此时的刘鸣啭已经是额头不停的冒着虚汗,想想刚才自己看到的一幕,记忆中是有那么一个年轻人一直站在那人的身边,如果那人真的是北疆叶帅的话,那他...         想到这里,刘鸣啭背后直接一阵冰凉,刚才自己绝对是从鬼门关里逃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