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6章 她守株待貂,他守株待她
  段音离目不斜视的出了画锦堂,指尖银针泛着寒芒,眨眼间消失在了袖管间。
  这么多年意图弄哑拾月的打算今日终于在别人身上试验了一番,也不知效果如何……   想到孙绮接下来可能遭受到的境况,段音离眉眼弯弯,暗含笑意。   拾月原本在廊下候着她,见她出来便立刻迎了上去。   瞧着她这副明显干了坏事儿的表情,拾月心下一跳,整个人都不好了。   待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她扯了扯段音离的衣袖压低声音问道:“小姐,您不会又惹事儿了吧?”   段音离沉默的望着她眨眼睛,一脸无辜,仿佛在说“你在说什么,人家完全听不懂呢”。   担心拾月揪着此事又叨叨起来没个完,她果断转移了话题:“去打听打听那厨娘的底细,看看与孙绮有无关联。”   “老夫人的内侄女?!”   “嗯。”   拾月疑惑:“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她们会有何关联啊……”   段音离想,应当是有些关联的,否则孙绮的反应就太奇怪了。   可她想不明白,若幕后之人果真是孙绮,那她为何要害娘亲呢?   *   回梨香院用过早膳,段音离像往常一样在拾月的监督下练练女红刺绣,捅咕了半天拿去给拾月验收。   拾月瞧着那月白色软缎上蜘蛛网似的一团线,总觉得自家小姐的绣技糟蹋了这块布料。   她努力挤出个小脸,抖着手指着那坨不明物体:“这是……野鸡?”   段音离摇头:“是鸳鸯。”   拾月:“……”   僵硬的低头看向手里的绣布,拾月想自己应当是瞎了吧,所以才看不出上面绣的那玩意是鸳鸯,一定是自己瞎了,一定是这样的!   和前一日一样,约莫到了用午膳的时候段音离便带着拾月出门了。   拾月深深觉得这时辰是她家小姐特意挑的,甚至出门抓貂儿什么的都只是她的借口,其实她最真实的目的就是放不下醉霄楼的香酥鸡腿和冰糖肘子。   段音离想去醉霄楼守株待貂,却不知貂儿的主人也在守株待她。   傅云墨坐在昨日的那个隔间里,隔着纱幔望着旁边空无一人的隔间,黑灿灿的眸子瞧不出有什么情绪。   初一悄咪咪的瞄了两眼,战战兢兢的说:“主子……陛下昨日方才说让您收收心,咱们今日就又出宫来了……这要是让陛下知道了……”   傅云墨悠然闲适的品着茶,淡色的唇被茶水浸的泛着一丝晶莹。   紧张的咽了下口水,初一又道:“太傅布置的课业您也没有完成呢,万一陛下要查怎么办?”   “呵……”傅云墨轻呵一声,声音几不可闻。   他重活一世,可没那个闲情逸致陪一群白痴过家家。   眼下最要紧的是……   温淡的眸子扫过一旁依旧无人的隔间,浓黑的眉不禁轻皱了一下。   那貂儿已经吃饱喝足,像昨日那般摇摇晃晃的走到窗边,“嗖”地一下又蹿了出去。   傅云墨起身走到窗边,墨水一般晕染开的锦袍随之微动,如云遮皎月,似水墨青山。   眼睫低垂,他的眸光随之一凝。   窗前楼下所站之人,不是段音离又是何人!   她不知是瞧见了什么,脚步猛地顿住,覆着白纱的小脸微微仰起,眸子黑的发亮,美的勾魂。   忽然!   她脚跟一旋,拽着丫鬟匆忙离去。   傅云墨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不禁一怔。   她这是……去追他的那只貂儿了?   撂下茶盏,他转身拂幔而出,留下正盯着满桌子菜肴眼馋的初一错愕不已:“诶!主子您去哪儿啊?这冰糖肘子又剩下啦……”   一路连跑带颠儿的跟在傅云墨身后出了醉霄楼,初一正琢磨自家主子是不是终于决定奋发图强准备回宫温书去时,就在一个胡同里发现了段音离主仆的身影,当时当景让他第二次捂着嘴巴“哦吼”了一下。   敢情主子是追媳妇来了!   初一洞察一切的笑容还没等在脸上荡漾开就蓦地僵住,视线紧紧胶着在被那主仆二人围住的貂儿身上,心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知在这貂儿和媳妇之间主子会作何抉择……   却说段音离和拾月将那貂儿堵在死胡同里,几支淬了迷药的袖箭钉在了不远处的地上,正好将那貂儿困在了当中。   拾月“嘿嘿”地咧着嘴,笑声森然:“小东西!总算逮到你了!”   那貂儿炸起了浑身的毛:“咝咝!”   那叫声不同以往,似是充满了敌意。   拾月欲上前抓它,不想就在这时从旁边爬出来两条蛇,约莫有婴儿小臂般粗细、三四尺长,吐着信子爬到了那貂儿的前面,竟似要保护它一般。   拾月脚步一顿,眼神玩味:“呦呵!”   她回眸看向段音离,指着那只貂儿说:“小姐,这小畜生好像成精了,居然还懂得找帮手。”   段音离盯着那两条蛇的花纹,上前一步拉开了拾月:“这蛇有剧毒。”   拾月不像段音离那样百毒不侵,一听这话便也没和她客气,扒着她的肩膀躲到了她的身后,半点没有身为丫鬟该为自家小姐奋不顾身的觉悟。   段音离面不改色的朝那两条蛇走近,就见它们朝她“嘶嘶”地吐着蛇信子。   她微微眯起眼睛,缓缓的朝它们竖起了一根手指。   “嘶嘶——”   玉指微抬,她又竖起了第二根。   “嘶——”   不待那两条蛇虚张声势完,段音离扬手就撒出了一包药粉,眨眼之间便见那两条蛇开始疯狂的挣扎扭动,仿佛被放到了煎锅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随着蛇身扭曲挣动,溅起了丝丝尘土,染了斑斑血迹。   不过片刻,那两条蛇就软软的瘫在地上没了反应,不知死活。   段音离冷眼瞧着,径自走过,裙裾在空中轻轻漾起,如地上的血色一般嫣红。   她走到那貂儿面前缓缓蹲下,后者见了她绿豆大小的眼中明显盈满了恐惧,却还是宁死不屈的发出“咝咝”的声音。   “呵!”她忽然笑了,艳若桃李,青葱般的手指如方才那般竖起了一根。   “咝咝——”   她跟着竖起了第二根。   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如果有了再三再四,那它的结果会比方才那两条蛇还要惨。   貂儿:吾命休矣!   ------题外话------   *   【小剧场】   大奇:初一,你的样子像极了嗑cp的粉头。   初一:粉头?啥是粉头?   拾月:粉头都不知道,头发长见识短!   初一:你知道你说啊!   拾月:我说就我说!粉头就是妓女嘛!   大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