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西游办地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唐皇发怒,天罡进言(求推荐,求收藏)
  金山寺的主持法明和尚垂垂老矣,看到玄奘带着何骷进来,也只是抬了抬雪白的长眉,招呼了一声。   玄奘絮絮叨叨的在讲述自己今天修成了无上佛功,如何如何拯救了何骷。   法明和尚也只是瞪了玄奘一眼,用有些老迈的声音,开口训斥道:   “这么大了没个正行,那无上佛法自然是能救人的,但你才不过学了那些个佛典,又哪来那般无上手段,不要诓骗了施主。”   玄奘明显不服,拉着何骷的手,让何骷证明就是自己救了他。   何骷苦笑一声,看着这个十八九岁,心智却仍然如个孩童一般的和尚,开口为他辩解道:   “法明大师,今日长安街上小生无辜晕厥,确乃玄奘法师佛法无边出手相助,方才脱了险境!”   法明和尚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邀功似的玄奘,笑呵呵的说道:   “阿弥陀佛,看来今日倒是师父冤枉你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红尘世间的修行当应如此。”   玄奘脸上浮起笑意,又说道:   “师父,你曾经说过,当有一日我能救满九人,便将那如来真经交于我,何骷施主正好是那第九人,既然师父已经认可了,可能将那真经赐我?”   如来真经?何骷心中一惊,不由讶异的朝着法明和尚望去。   法明和尚看到玄奘这般提起,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玄奘,如来真经自然会传于你,不过此时你尚有一桩俗缘未断,等你斩断俗缘,方能修行真经,感悟我佛真意。”   玄奘一听,顿时脸色耷拉了下来,脸上写满了不开心,道:   “师父,我在这金山寺长大,哪里有什么俗缘未断,师父不愿传我真经便罢了,还以此来诓我!”   何骷却是心中一动,暗暗打量玄奘,原来此时玄奘还不知晓自己的悲惨身世,怪不得能活的如此轻松快乐。   那法明和尚微微摇了摇头,似心有顾虑,最终却是起身,朝着内屋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何骷,笑着道:   “施主,夜已深,不如先去客房休息如何?”   何骷心领神会,知晓是法明和尚想要将玄奘的身世告知,却又不想让自己知晓。   “何骷施主,你我一见如故,我有什么俗缘未了,想必也就是些家长里短,不如留下来,陪小僧一起如何?”   玄奘看到何骷要离去,心中隐隐有些不舍,开口挽留。   “玄奘,佛讲因果,此事乃是你的因果,不可把何骷施主牵扯进来。”   玄奘闻言,神色一怔,他是极聪慧的人,心中隐隐有了猜测,恐怕自己这桩俗缘,牵扯甚大。   何骷看玄奘面色有些苍白,心中不由泛起一丝不忍,但随即想到自己如今也是一身因果,若是那牛头马面卷土重来,说不得也会对玄奘造成一定伤害也不一定。   自己置身事外,或许在关键时候帮助一把,也还不错。   何骷拱了拱手,看了玄奘一眼,便退出了法明和尚的屋子,走进了布置简单的一间客房。   盘膝坐在床上,心神缓缓沉浸入身体之中,下一刻便是吃了一惊。   肉体肺腑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他的眼前,不管是丹田,亦或者是泥丸宫中的一切都看的分明。   那丹田之中的景象,竟是与他在幻境中遭遇的一切丝毫不差。   扇形的石台之上,盘踞这一条黑白花底的小龙,正呼呼大睡。   周围一道道黑色气旋正在丹田中四处漂浮,拉扯着与丹田相接的经脉。   在他的神魂接触到的一刹那间,脑海中一道信息迅速的融入了记忆之中。   【三生冥书】   黑椅上射出的那道光中包含的功法,迅速的引导这丹田中的黑色气旋规则的运动了起来。   井然有序的冲入了到了经脉之中,那经脉宽阔的如同一条大道,黑色气旋撒着欢儿在其中奔腾,根本停不下来。   不多时,便是绕着全身经脉转了一个周期。   丹田之中的黑色气旋看上去更加的凝实了一点,顿时涌入经脉中的速度更是增加了几分。   何骷初时还费心的去跟着这些气旋看他们的运行,到了最后,速度快到极致,一个大循环只在眨眼之间完成。   而他的丹田之中,那黑色气旋早已经大变样,凝实到了极点的气体化成了小液滴,极快的在丹田中汇聚,不多时便成了一座小湖。   湖面泛着黑光,丝丝白点在其中氤氲,看上去神秘异常。   “炼精化气大圆满了吗?”   何骷心中骇然,从【三生冥书】中知晓了这西游世界的修行阶段。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大层次是地仙界修行者的修行历程,炼虚合道之后,便引下九天雷劫,渡劫成仙。   何骷修行三生冥书,乃是地府的本命功法,这功法乃是人书生死簿所留,来头大得惊人。   相传与那开天辟地的创世青莲都扯得上关系,乃是一片莲叶所化而成。   三生冥书修行出的乃是鬼冥气,带着一个鬼字,但是由于判官笔乃是天地间最为刚正不阿的存在,自带有一份天地洋气,阴阳调和之下,这鬼冥气却是丝毫无有鬼物那般的阴邪之气。   属性特殊也就罢了,让何骷真正震惊的是这鬼冥气修行速度,这短短时间内,竟然已经达到了炼精化气的的大圆满境界。   这种速度,那自己成仙岂不是几天的事儿?   此时何骷不知道的是,在他的客房上空已然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地仙界中无尽的灵气疯狂的涌入其中,整个金山寺上空都快被吸成了真空。   而此刻,大唐皇宫中,唐皇李世民神色冷峻的站在大殿之上,身边群臣跪倒一地。   “袁天罡,可看出世哪方高人在我大唐境内擅自使用法术?”   下方一个看上去丰神俊朗的年轻少年,上前两步,躬身拜下道:   “陛下,臣已查明,此时擅动法术,惊扰居民的乃是那佛门寺庙金山寺!”   李世民脸色阴沉,朝着身后一员面目黑恶,双眼暴睁的文官,说道:   “魏征,朕命你带人前去金山寺,将那惊扰居民的妖僧捉拿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