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兽朝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4 屎是我煮的,快来追我呀!
  “你说我没事煮什么屎?真是找死……”
  真小小一边狂奔一边哭丧个脸,痛斥为何虫鼠没有招来,却引出这么个闻所未闻的怪东西?   只能祈祷这嘴怪像之前在东乡引来的虫鼠一样,只想品尝锅中美味,对人肉没有兴趣。   也许是虔诚的祷告起了作用,嘴怪隐藏在虚无中的眼神,的确只是不耐烦地扫过逃走的二人,而后便热情地落在被真小小抛弃的大铁锅上。   可惜今天真小小的运气并不怎么好。   咔擦!   仿佛承受不起嘴怪炽热的视线,在一声清脆的崩塌声中,地上的铁锅……碎了!   这口锅本是有年头的物件,经引虫汤腐蚀,打手踩踏,能坚挺到今日已是良心制作。现在随着锅底的四分五裂,黑色膏块也随之落入火中,顷刻化为虚无。   看着到嘴的美味忽然灰飞烟灭,大嘴怪呆愣半晌,随后嘴里发出死了爹的惨叫!   “嗷嗷嗷嗷!”   它如离弦的利箭一样冲出山洞,一眨眼就窜到离去的二人身后,似乎只有这一公一母身上,还残留着那种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   猛地感到一股恶气喷洒到后脖梗,真小小眼角抽搐不停。   “妖大哥,不!妖大爷……我身上没有肉,一点都不好吃。不但不爱洗澡,而且早上如厕后根本没有用纸……”   话还没说完,真小小惊恐地发现从大嘴怪的口水泉涌而出。似乎自己描述得越恶心,对方越是饥渴疯狂!   我去,原来你是个不爱干净的臭东西!   见嘴怪软硬不吃,真小小闭紧嘴巴,开始把体力都用在抡得飞快的一双小腿上。   也许好不容易清醒一次,这回小粥粥比真小小跑得还快!甩开真小小的小手后,跐溜一下就窜得老远。   “喂,你好歹是个带把儿的男子汉,怎么能把我丢在后面?做人要讲义气啊喂!何况你我二人还同床共枕过,俗话说得好,一夜夫妻百日恩!”   看着那不断远去的背影,真小小气得鼻子都歪了,这些天煮的粥,还真是喂了狗的。   不过没等真小小再多嚷嚷一句,冲出老远的呆子又去而复返,手中还多了一条胳膊粗的木棒。   原来是去找武器的!   小粥粥回来后二话不说,直接将木棍野蛮地塞入嘴怪口中,成功阻止了利齿对真小小的骚扰,自已右臂外侧,却因用力过猛,平添一条新的伤口。   真小小瞬间被感动得泪流满面!   “对不起,刚才我错怪你了,不愧是本姑娘睡过的男人,真特么勇敢!”   可惜木头终只是木头?   咔嚓!   不过三秒,木棒便像核桃一样被大嘴妖怪咬了个粉碎。小粥粥这一举动严重地挑衅了大嘴怪的威严。   一股邪风平地生出,眨眼间便把他卷到高空十多米处撕扯,而后重重砸落在地!   嘭!   地都抖了三抖,看不清灌木丛中场景的真小小,只发现一股尘烟自巨响处升起。   “小粥粥!”   真小小的心脏陡然揪紧。   此时她本可借着机会再逃远一些,然而想起呆子食粥时对自已厨艺的赞美,想起他夜中温柔又绅士的手臂……她猛地停下脚步!   对无耻之人当无耻。   对义气之人当义气!   小粥粥本就有伤,不能再让他落入兽口,深吸一口气,真小小转过身子,毅然朝大嘴妖怪比出自己的中指!   “丑八怪!屎是我煮的,来呀!追我呀!欺负个伤员,算什么英雄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