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兽朝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夺店之仇
  东灵界。
  东乡山。   山脚一个小小的客栈突出了主人独特的审美。   这客栈一楼只有一间房,二楼却有九间,到了三楼则是十八间,上大下小,像个蘑菇,在风中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不过这奇怪的客栈,地理位置极佳,东侧不远是一片繁华的村落,交通方便,屋前有树,屋后有水,门前大柏树上蹲着一窝刚筑巢的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今日东乡的百姓还沉睡于梦乡之际,客栈烟囱里已飘出袅袅炊烟。   轻烟蒸腾,在晨光中画出了逐鹿驱马的烟影,烟色漫过树冠后,欢快的鸟叫声戛然而止,一只母鹊无缘无故从树上坠落,张开的嘴角旁还侧漏着可疑的白沫。   火灶房里,一个少女正蹲在明亮的炉火前,火光照亮了她精致的小脸,乌梅般大小的眸子,灵动闪亮。   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瓦罐里的鸡汤嘟嘟沸腾,身后就是客栈的大厅,里面空无一人,可是干净的客桌上,却摆满了新鲜出炉的佳肴。   猪蹄膀子如涂蜜一般流着红汤;河鱼羹里配着应季花瓣,如鱼逐落红;小尖椒炒着五花肉,肥肉如玉,瘦肉精细,看着让人食欲旺盛……   在汤锅里鸡肉开始变老之前的一瞬,少女熟练地用湿布将瓦罐盖住,保留鸡汤的香气与温度,再将罐子端上桌面。   九菜一汤,十全十美。如此奢侈的盛宴,别说小小东乡县了,就算放到更繁华的城镇都不失面子。   摆好食盘的少女,看着满桌美味,眼角却掉下一滴眼泪。   为什么伤心呢?   这店是她养父真奇士所开,十六年来兢兢业业,从不休业,然而一个月前,他却带着店里的伙计失踪了!仅留下自已一人守着这偌大的家业。   感觉眼泪连胸脯都没沾上便畅通无阻地打湿脚面,少女哭得更凶了。   之前还因为二爹与男伙计的私奔而担忧,这一刻她却怨恨起那赋予自己名字的男人。   “小……小什么小?一个小字就算了,还要叫我小小!叫小小也就算了,还非要姓真!这是故意诅咒我发育不良吧?”   揉着肚皮,真小小委屈至极。   都说抱养的孩子是根草,果真如此!这要是亲生的老子,绝对不会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真小小身后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咣当!   随着门扉坠地的重响,两个赤膊的打手拥着他们的主子冲入店里,满脸横肉,杀气腾腾。   “哟!这大早上的,干什么呢?杀人啊?别人还要不要睡觉啦?”   邻舍大婶一脸愠意地从窗户伸出脑袋,可看来人后,赶紧用锅盖盖住脑袋,假装自已不在。   出现在真小小面前的,是一尊巨大的肉山。   此人因不喜欢走路,所以每每出门都坐在脚夫肩上,长得一身肥膘,身形之宏伟浩瀚,甚至遮挡了门外晒进来的太阳。   “汤启!”   真小小双眼一缩,攥起拳头。   汤大少乃是东乡县县长的独子,也是远近闻名的恶少一枚。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就差脑门儿上纹个“来者不善”。   “臭丫头!你爹去年欠了汤家一百两银子,所以打今儿起,这店姓汤了!”汤启撸起袖管,抖动六层下巴,努力做出凶狠的模样。   这理由绝对是胡诌的,可他根本不给真小小辩解的机会,便一挥肉爪,指使手下的喽啰们朝店里冲来。   “完了完了,是来抢店子的,真老板一失踪,真丫头就要倒大霉。”   “没办法,谁要这店子院后有个不冻泉?这些日子夜寒太重……要是有泉水泡泡那得多舒服啊。”   四方邻里,都被嘈杂惊醒,但他们谁都不敢出来主持公道,只是透过门缝撅着屁股打探情况。   “怎么办?我好害怕!你们不要吓我,我这人打小最老实了。”   真小小哪里见过这等架势,似乎差点哭出来。她软糯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颤抖,融化着男人们的铁石心肠。   “咦?没想到这丫长得不错,就是胸平了点,不过也没关系,带回去做本少的第十七房小妾。”汤启目光闪了闪,念头更邪恶了一些。   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那个前一秒还扬言自已最老实的少女,彪悍地从灶台上抓起枚黑乎乎的石头,对准自已脑门就是一丢!   呀呀呀!她胳膊没有擀面杖子粗,一定无力又没有什么准头……   嘭!   像被一枚沉重的流星击中,汤启肉山般的身体轰然倒地,脑门上还多了个坑。   真小小朝汤启竖起中指,凭白无故因为这侮辱而多使出三分力气。   “我要抓她浸猪笼!”捂着头上血坑的汤启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不过还没叫上两嗓子,汤启的眼珠子突然不会转了,目光直直落在桌面上。   我勒了个去的,这一桌子的好菜到底是谁做的?   猪蹄膀子蜜色金黄,在黑暗里闪亮得像在发光,高汤上点点红蕊,河鱼似在逐花摆尾!   哗哗哗,流出唇角的哈喇子瞬间有一尺多长。   汤启连头上被开了瓢的剧痛也忘记了,抓起桌上的蹄膀就开始往嘴里塞,动作之狂放,就像在咬真小小的肉一样。   听从主子喝令,二人目光不善地向真小小靠拢,其中一位手臂壮如水桶,用力之下肤表甚至爆起了一层可怕的紫红色血管,模样极为诡异。   炼体打手!   请这样的人看家护院,汤家真是财大气粗。   “我的天啊,胳膊得有真丫头腰那么粗,这回她死定了!”四周邻里,无不这样担忧。   真小小自已本来也挺担忧的,但蓦地瞥见汤启正一个人趴在桌上大快朵颐,脸上突然浮现出种难以描述的神情。   像怜悯,又似隐隐透露着些许期待。   “呕!”   下一秒,汤启突然梗直脖子,脸色像刷了油漆般绿。眼珠子鼓出眼眶的同时,昨夜前夜胃里的吃食,如泉水一样从嘴里狂喷而出。   四周喽啰们身上顿时沾满这恶心的污秽,呕吐的场景越发失控。   “呕!好恶心!”   “这凶狠的丫头,提早知道我们要来,居然在食物中下毒!”   “少爷!少爷你不要翻白眼,你死了,老爷也不会让我们好活!”   打手们哪里还顾得上真小小?纷纷上前抢救汤启,拍的拍前胸,摇的摇脖子,可是面对汤启那恶心的模样,不少定力不行的小弟忍不住又反吐了他一身……   借此机会,真小小一把拾起刚才殴打汤启又掉落在地的黑石头。嗖地一声逃得无影无踪!   “没看出来,这真丫头好厉害……”   四周邻里的表情裂了一地,没有想到平日里做恶多端的汤启被她两下整得这么惨。   “彪悍呢!板砖都不忘记带走,上面还挂着血呢,看样子还要砸人!”   “难怪上次说亲,俺们全家都被真老板赶出来,真老板真是好人呐!”有人眼泪汪汪,感觉劫后余生。   ------题外话------   女主:无良作者,你确定要让我这绝世美人瘪胸么?   作者:放心放心,会长大滴,时机未到,先塞两馒头充数……   女主:关门,放小粥粥,咬死她丫!咦……小粥粥呢?   某粥木讷地说:我……在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