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清柠沈烽霖偏宠三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颜面尽失的沈大少
现场好几人,无一人反应过来。
        沈烽霖道,“没有得到江小姐原谅前,你就给我跪着。”         江清柠当真被吓了一跳,想想桀骜不驯的沈天浩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跪就跪,跪的毫不马虎,跪的干净利落。         果然坊间没说错,沈天浩是打心眼里畏惧他的亲三叔啊。         沈天浩绷不住这张脸,咬紧牙关,“三叔,太丢人了。”         沈烽霖充耳不闻。         江清柠却不忘火上浇油,“如果我一直不同意呢?”         “那便一直跪着。”         江清柠刻意的绕着沈天浩转上几圈,“要我原谅你?”         沈天浩怒目,“江清柠你别给脸不要脸。”         “沈大少还真是了解我,我这个人就是油盐不进的那种死心眼。”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昨晚上的事,今天的事,我会一笔一笔讨回来。”         江父有些左右为难,饶是他也不敢在沈三爷面前偏袒沈天浩,只得朝着自家死心眼的女儿拼了命的使眼色。         江清柠很明白父亲的意思,却是故意装聋作哑偏是不让沈天浩起来。         沈天浩绷不住脸面,越发怒目,死死的瞪着跟自己笑靥如花的臭丫头,恨得牙痒痒的。         江清河要哭不哭的手拎纱巾掩在嘴边,一双大眼杏眸里泪光闪闪,看在外人眼里怕是心肝儿都得疼坏了。         但在沈烽霖眼中却是波澜不惊,不见一丝怜悯之情。         “三爷,是我爱慕天浩才会让他辜负了姐姐,您要打要骂就冲我来,别迁怒于天浩,他不是有意的。”江清河虽说是小三的女儿,但这些年在江夫人的刻意培养下,早已是落落大方,是京城里人人称赞的大家闺秀。         “三叔是我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也是我先对清河表明心意,这事跟她无关。”沈天浩紧紧的握住江清河的手,生怕她受了一点点委屈似的。         江清柠看着你侬我侬正在上演苦情戏的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一种厌恶,把偷情说的这般光明磊落也是一种本事。         沈烽霖漠然道:“对于不相干的人,我没有那么多功夫置气。沈小姐麻烦你离沈天浩远一点,让他跪端正一些,这样更显得有诚意。”         江清河小脸煞白,本是在眼中打转的泪水这下子一口气全部涌了出来,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当真是磨人心,让人恨不得跑上前替她擦擦眼泪。         沈烽霖依旧是冷冷淡淡,脸上写满了清冷二字,他道:“在没有得到江清柠小姐原谅之前,你就跪在江家,什么时候拿到了谅解书再离开,听明白了吗?”         沈天浩闷声不回复,倔强的死咬着嘴。         “听明白了吗?”沈烽霖的声音突然间高了一度,恍若本是艳阳高照的天突然间大雨倾盆,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沈天浩虎躯一震,连连点头,“听、听到了。”         沈烽霖转身看向沙发前默不作声的女娃娃,很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看起来随和一些,但天生难掩的锋芒终究一出鞘就得让人心神一颤。         他说着:“沈小姐这事我们沈家有错,你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江清柠大眼珠子转了转,就如同正在思考事情的小狐狸,一张脸上明明白白的写上了她有意图,至于是什么意图?         沈烽霖心知肚明。         这是个带着刺儿的小花苞。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至于沈天浩,让他跪着,江小姐什么时候原谅他了,他才有资格起来。”沈烽霖交代完这么一句,便不做停留的出了江家大门。         人一走,众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慢慢的松了下来。         江清柠目不转睛的望着院子里渐行渐远的背影,轻咬了一口指甲,这个老男人,似乎不容易勾上啊。         “天浩你赶紧起来。”江清河见着阎王爷一走立马表现出贤妻良母的形象挽住了沈天浩的手。         沈天浩则是两眼一眨不眨的死瞪着刻意背对着自己的女人。         江清河随着他一同跪了下来,“这事我也有错,如果姐姐不原谅我,我今天也不起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你们都别跪了,全部站起来。”江父被现下的局面闹得头疼,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如何割舍。         江清柠瞥了一眼夫唱妇随的二人,真真又被恶心了一把,啧啧嘴,不嫌事大,“你们要跪就跪着吧,要我同意?这辈子都甭指望了。”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是你昨晚上已经把我们的丑闻搞得人尽皆知了,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你还想要我们做什么?难道你要逼死我们才满意吗?”江清河说的肝肠寸断,无助的看向父亲。         江父诧异道:“昨晚上闹出什么事了?”         江夫人抱着自己的女儿,一脸委屈道:“清柠搞了一个什么直播间,全程曝光了天浩和清河,老爷咱们可是一家人啊,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慢慢谈,非得搞得全城风雨让所有人看咱们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