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第一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血灵芝
目光送走伊海一行人后,华羲这才扭头看向红昊,疑惑道,“红昊大哥,为何......为何这伊二叔,看着不像神农族人?” “这......我也不是非常清楚。”闻言,红昊扭过头,一脸尴尬,说道。 听得这话,华羲也只能暂时压下内心的疑惑,望着远去的伊二叔的背影,对这个神秘的老人,愈加好奇起来。 不多停留,华羲一众便准备打道回府。 虽说今天是初一祭祀日,不过地里的活,还是不能离开这些族内的劳动力,尤其是上次的木狼伤人后,燧族族内更是重视起了部落护卫。 一路说笑,很快,华羲等人便回到了燧族,同红昊寒暄几句后,华羲便朝着家中走去,而此时,也已至晌午时分。 走进屋内,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碟小菜,三个馒头。 望着桌子上的饭菜,华羲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旋即迅速回到自己房间,换好衣服,洗了把脸,这才感觉身上的燥热少了不少。 “咳咳......” 华羲刚刚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时,里屋内,忽然传来几声轻微的咳嗽声。 “是羲儿回来了吗?” 听到屋内传到耳边的声音,华羲放下手中的碗筷,然后便朝屋内走去。 “砰砰砰。” 轻轻敲了敲里屋的门,华羲开口道,“伯伯,我回来了。” “你进来吧,门一推就开了。” 打开房门,看到躺在床上的红大柱,华羲眼中泛起一丝轻微的波动,然后便走了过去。 瞧得华羲走来,红大柱缓缓坐起身来,扭头问道,“羲儿,今天的祭祀,没出什么问题吧?” 华羲捎了捎头,轻轻点头应道,“伯伯放心,没出什么事。” “嗯,没出什么事就好,桌子上你婶母留了饭菜,快去吃饭吧。”闻言,红大柱点了点头,一向平淡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华羲闻声,刚欲转身离开,不过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旋即便是再次问道,“伯伯,您可知道斧族的刘元?” “刘元,他找你麻烦了?”听得华羲问起这个,红大柱心头一跳,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消失。 “嗯,也算不上找麻烦,不过他似乎对我很有敌意。”这件事迟早会传到红大柱的耳中,毕竟当时在场的人很多,所以华羲倒也没有隐瞒,当下点了点头。 “哎,终究还是没瞒住。”轻叹了一口气,红大柱望着华羲,脸上涌现出一丝忧愁之色。 见状,华羲顺手搬过一把椅子,然后便坐在红大柱身前,细细聆听,看红大柱此时面上的神情,华羲心底泛起一丝不好的感觉。 望着眼前的华羲,红大柱伸出宽大的手掌,轻轻拍了一下华羲的小手,然后缓缓说道,“其实,你去的时候,伯伯已经猜到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这是为何?”华羲坐直了身子,问道。 “这是因为,你是山海的人,我们是蛮荒的人,本质上,我们是敌人!”收回手掌,红大柱淡淡说道。 听得这话,华羲身体顿时一紧,因为他也知道,所谓蛮荒,其实就是山海六族,为了阻拦暗夜森林中的元兽,设置的隔离带而已,要是因为这个原因,斧族族人仇视华羲,倒也算不得奇怪。 “想必你应该知道山海和蛮荒之间的恩怨。”轻咳了一声,红大柱再次说道,“只不过,仅是这个原因,还不足以让斧族冒着得罪燧族的风险,来找你的麻烦。” “咦,难道还有其他矛盾?”闻言,华羲望着红大柱,有些疑惑道。 “嗯,而且这个原因还与你有关。”红大柱扭头,望着华羲一脸肃然的道。 “难道......难道是红玲?”见红大柱望向自己,华羲干笑着问道。 望着眼前小脸微微发红的华羲,红大柱脸上的表情这才缓了缓,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见红大柱点头,华羲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伯伯,他们未免太过分了吧!”似是发现有点失态,长出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有仇怨那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就算要算账,也不至于牵连到红玲吧!” 望着失态的华羲,红大柱身子稍微挪了挪,便伸手拉着华羲坐下,待华羲坐好,心情平复,然后轻轻拍了拍华羲的大腿。 “孩子,你记住,一定要小心刘元,小心斧族的人,明白了吗?”拉住华羲的小手,红大柱郑重其事道。 房间中,听得红大柱的叮咛,华羲再次起身,旋即狠狠的对着红大柱点了点头。 见状,红大柱轻轻摆了摆手,然后温声说道,“好了,快去吃饭吧。” 见红大柱不再多说,也没有追问,轻轻点头后,将椅子摆放好,便是转身对着房外行去,虽说红大柱说的不是很深,但是透过一丝蛛丝马迹,华羲还是猜到了,那刘元定是爱慕着红玲。 关上红大柱的房间门,华羲小脸随即一紧,然后小小的拳头缓缓紧握了起来,眼中有着一丝极致的冷意闪动,他绝不会让刘元那个混球得逞! “斧族,刘元......” 不再多想,走到桌前,快速将桌子上的饭菜打扫干净,将碗筷收拾好后,便朝着经常修炼的山坡走去。 余月,即四月,燥热的空气,让得树上还没有完全舒展开的叶子,都晒得有些发蔫了。 而此时在暗夜森林边缘处的一处空地之中,一道短小的身影,正在烈日之下,赤裸着上身,半蹲着身子,据一丝零星的记忆碎片,华羲知道,这个动作叫,马步。 另外,华羲还特意让麦穗给自己缝了几个布袋,装上沙土,然后绑在手臂和小腿上,汗水从发隙间滴下,将装满着沙土的布袋都沾染的湿漉漉的。 接近极限的感觉,让得人头晕目眩,不过伴随着华羲的咬牙坚持,体内那已经有了雏形的第三丝真元之力,也在缓缓凝实着。 不得不说,神坛一行,给华羲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因为,要是华羲自己凝练,短则三月,长则半年才有可能达到现在的程度,这神坛倒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随着时间流逝,一丝丝酸痛感缓缓传进肌肉之中,华羲仿佛都能听到这一刻他体内肌肉发出的惨痛的呻吟声,那种酸涩与疲累,顷刻间,就袭上了头顶。 “呼,不行了。” 华羲长出了一口气,旋即瘫坐在草甸子上,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已经膨胀起来的肌肉,满意的点了点头。 休息片刻,待身上的疲惫消除了不少后,华羲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原本在头顶的烈日,此时也已经走到了暗夜森林那头。 “好了,该回家喽。”见状,顺手拿起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然后伸了一个懒腰。 “噗......” 先前扎马步时专注还不觉得,如今穿上衣服,那略微发酸的味道瞬间涌来,让得华羲差一点没把中午的馒头喷出来。 “得,还是先去河里洗洗再说......” 说着话时,便朝着暗夜森林边缘处的那一条小河走去。 走到河边,这才发现,不远处居然有几个妇女,正在河滩边拿着棒子,捶洗衣物。 年岁尚浅的华羲,自然不敢光天化日,为非作歹,无奈之下,叹了口气,便朝暗夜森林里面走去,毕竟有森林掩护,想必还是比较安全。 沿着小河,一路向前,也不知走了多远,见此处,林高密茂,身后的影子也看不见时,华羲的小脸上,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三下五除二,将衣服扔在岸边,一跃而入,顿时凉爽的感觉便冲走了华羲一身的臭汗,而且由于此处树林茂密,倒是一个乘凉练武的好地方。 河水倒也不深,也就半人高的样子,半蹲着身子,倒也不至于万一被人闯入而尴尬。 泡在水中,微眯着双眼,虽说此时已经日暮时分,河水已经有些发凉了,不过有着真元护体的华羲,自然也不惧这一丝凉意。 泡了片刻,一身的酸痛感都感觉消除了不少的华羲,睁开双目,旋即缓缓游到岸边,拿起岸上的外套,泡在水中冲洗了两把,然后沥干水,平摊在岸上,静静晾干。 伸出右手,轻轻揉捏了一下酸痛的左肩,感觉效果不错,华羲便伸出左手,想要按捏右肩。 就在华羲侧目,欲要按捏右肩的时候,忽然目光一凝,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树下,一个巴掌大小的扇状物,正在忽闪忽闪的散发着淡红色光芒。 “那是......黄元灵药,血灵芝?” 不过,华羲目中之物,却是在河岸另一侧。 见状,是与不是华羲都准备要看一看,然后快速爬上岸,穿好衣服,拿着鞋子,趟水过河。 河对岸,当视线望着那扇状之物时,华羲的小脸上,顿时涌现出一丝激动之色,因为,眼中之物,确是血灵芝无疑。 血灵芝,黄元灵药,有补气养神之效,可助凝气境武者,滋润身体,固本培元。 这等灵药,华羲以前在熊族,自然也见过,只不过,这可是长老以上地位的人,才能享用的灵药。 曾有幸,华天雷给华羲喝过一碗用血灵芝熬成的药汤,仅是一碗药汤,便让得华羲双臂力量,增加了百斤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