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第一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祭祀
闻言,华羲扭头冲着红昊等人轻轻点头示意过后,两人便急匆匆地向家中走去。 推开房门,简陋而整洁的房间顿时出现在眼中,来不及停留,旋即连忙转身,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轻轻敲了一下红大柱和麦穗住的房间木门。 “砰砰砰!” 敲门声过后,屋子里面穿来了妇人的声音,“是玲儿回来了吗?” 听到叫声,华羲翁声说道:“婶母,我和红玲带着草药回来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房门徐徐打开,门口站着的正是红玲娘,看红玲娘微红的眼眶,华羲知道,红玲娘一定是刚刚才擦干眼泪。 “羲儿,你怎么来了?”红玲娘疑惑道。 “婶母,事情之后我给您慢慢解释,伯伯怎么样了?”华羲歪着脖子向屋子里面看去。 轻轻吸了一下鼻涕,说道,“伯伯没啥大事,刚刚部落的郎中看过了,敷一些草药,多注意休息就没事了。”然后红玲娘身子微侧,“你们进来吧。” 走进房中,床榻上的红大柱也听到了外面的谈话,想要爬起来。 华羲望着想要起身的红大柱,连忙疾走两步,然后用手托着红大柱的后背,轻轻挪到身后立着的被子上。 “伯伯,你怎么样了?” 说着话时,华羲看了一眼红大柱腹部的三道伤口,不由得鼻头一酸,要是他今天晚一点出去,或者和红大柱他们一起去补苗,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望着眼眶发红的华羲,红大柱伸出粗糙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华羲的小手,“放心伯伯没事,我不是让红玲那丫头告诉你不要回来吗?外面的木狼呢?” 轻轻抽噎了一声,伸手将红大柱的手放到被子当中,华羲说道,“木狼被燧族的战士们打伤了,然后神农族的伊海他们把几只木狼分了。” 听到华羲的回答,身后的红玲刚欲说话,便被华羲用眼神制止了,毕竟他并没有告诉红大柱自己是武者。 “伊海吗......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闻言,华羲来了兴趣,问道,“伯伯,那伊海很厉害吗?” 红大柱扭头看了一眼华羲,旋即微微直了直身子,徐徐说道,“伊海,神农部落首领伊宏的长子,伊海幼年时便力大无穷,长了几岁,一般的成年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后来,更是单手举起了神农族炼药的千斤大鼎,被一向好战的神农族,称为战神!” “战神......” 华羲小小的拳头不由得紧紧握住,脸庞上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之色,片刻后,他站起身来,望着红大柱说道,“那伯伯您好好休息,我去帮着婶母把这药给煎了。” 红大柱轻轻点头,刚想躺下休息,却是扭头对着华羲说道,“后天是季月初一了,伯伯应该不能去祭祀了,说起来,你和我家玲儿早就定了娃娃亲,也算得上是燧族的人了,后天你就替伯伯去祭祀神灵吧。” 华羲闻言,小脸一红,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祭祀要带的东西,你问问你婶母。”看到华羲点头,红大柱叮嘱了两句,便在床上躺好,静静修养。 连忙弯腰扶着红大柱躺好后,华羲便随着麦穗走出了房门。 “婶母,祭祀是什么?”走出房门,见麦穗关好了房门,放下门帘,华羲开口问道。 “祭祀啊......”闻言,麦穗拿着红玲递过来的草药,边走边说,“祭祀是这里所有部落,每月初一都要派出代表参加的一个仪式,意在祭祀暗夜森林里的神灵,获得神灵保佑。” “神灵?”华羲疑惑道。 只见,麦穗把草药放入铫子,然后往风炉里面放入一把柴火,轻轻拉动了几下,便拿起跟前的木扇,扇动了几下,“羲儿,舀两瓢水倒到铫子里面。” 望着铫子里面的草药,华羲顺手拿起水缸中的瓢子,舀了两勺水,然后盖上了铫子的盖子,留了个缝,要是盖得严了,草药会溢出来。 再次扇动了几下,见火势已经起来了,麦穗坐在小木凳上说道,“对,正是神灵,我也是听我奶奶那一辈的人说,许多年前的一天,就在暗夜森林上空,晴天打雷,而那雷声之中,竟是隐隐有两道人影在缠斗,那两道人影大战了三天三夜才算停止,但是天却被捅开了一个大窟窿!” 华羲听得麦穗这么一讲,连忙转身拿过一把小凳子,然后坐在麦穗跟前,生怕错过什么。 “后来,天上的窟窿便下起了黑雨,就连暗夜森林里的那些猛兽,都挡不住那黑雨,人们也就自然不敢靠近了,后来,天上的窟窿被神补上了,黑雨也就不下了,而那个神,我们叫她,女娲娘娘。”麦穗望着华羲说道。 “女娲娘娘?”华羲疑惑道。 “女娲娘娘,补上了天上的窟窿,还留下了火种,这就产生了我们燧人族,留下的神农鼎,便产生了神农族,留下的农具,便产生了斧族,因此,女娲娘娘就是我们的神!”麦穗说着,脸上也是一脸虔诚。 说完,铫子里传来了阵阵药香,闻得药香,麦穗缓缓起身,拿起一块发黄的兽皮,一手握住铫子的木柄,一手扶住盖子,便将铫子里的草药缓缓倾倒在一个陶碗里面。 望着端着草药走进房间的麦穗,华羲脸上的惊讶却没有因此消散,反而愈加得对这所谓的神灵,感起了兴趣。 倒不是华羲不尊敬神灵,只是在武者看来,所谓神灵,只不过就是一些实力强大的武者而已,但能把天捅一个窟窿,这得多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啊! 华天雷曾经告诉过华羲,修真一途,炼体为先,凝气次之,聚元凝神,灵息辟谷,三元之后,是为仙人! 当武者实力达到三元境,即玄元境,便可真元外放,形成护体罡气,刀枪不入,而达到坤元境,便可自由踏空,像鸟儿一般飞行。 只有修为达到传说中的乾元境,才能掌握一丝空间之力,举手投足,破碎虚空,这也是坤元境强者的代表。 “难道大战的两人是坤元境强者?”华羲瞪大眼睛疑惑道。 一想到这里,华羲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极深的渴望,要是他也能有这般实力,又岂会被流放蛮荒!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华羲的生活,再度回归了以往那般规律,早上喝着加了甘蔗粉的米粥,白天疯狂锻炼,练习形意拳,傍晚陪着红大柱聊聊天,偶尔逮一只小兔山鸡,让红玲娘剥皮拔毛,然后熬成汤,给红大柱补充营养。 而在夜晚,也不闲着,坐在床榻上巩固着体内已经实质化的真元,想要查探那一丝血脉之力,却愕然发现,除了那天和木狼王战斗中爆发的一瞬之,这血脉之力便犹如石沉大海一般,遍寻不得,要不是他实力已经突破到凝气五重天,华羲真的会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眨眼间,季月的最后一天也在华羲修炼中,悄然而过。 而今天,余月初一,是要祭祀的日子,这可是个大日子。 天刚刚放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传到华羲耳中。 “羲儿,起床了没,吃过早饭后,就要去祭祀神明了。”门口妇人的声音随即传来。 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华羲缓缓坐起,穿好了那身麦穗为他准备好的衣服,便打开了房门。 “婶母,为啥非要穿这个衣服去祭祀啊?”指了指身上那怪异的服装,华羲苦笑道。 华羲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只瞧得华羲,头戴乌羽帽,身着兽皮裙,足踩皮制鞋,臂膀上还有形似臂箍的东西,小腿绑着绑腿。 麦穗可没有理会华羲的抱怨,见华羲出门,便走到灶台,盛好一碗热粥,放在桌子上后,说道,“吃完饭后,这神火也记得带上。” “神火?”华羲喝着粥,含糊不清道。 说话的功夫,麦穗顺手便从灶台旁拿起一根半人高的木棍,木棍上头用红布缠着,看着倒是有点火苗的意思。 “婶母,您说的神火,不是这根棒子吧?”见状,华羲一口咽下粥饭,嘴唇嘬了一下筷子,询问道。 “你这孩子,可不敢这么说,这可是神火,亵渎神灵要受到神灵的惩罚哩!”华羲话音刚落,麦穗连忙捂住华羲的嘴,然后丢下一句话,便把木棍小心的放到华羲手中。 望着手中的所谓神火,华羲有点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轻轻取开麦穗的手,冲着麦穗浅浅一笑。 “嗯,婶母,我知道了,是神火。” 闻言,麦穗这才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轻轻摸了摸华羲的头,这才缓缓收拾起了碗筷。 待麦穗收拾的差不多时,屋外传来了男子粗犷的声音,“红玲娘,你家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前往神坛举行祭祀仪式啦。” 听得外面的声音,麦穗放下手里的活,转过身子,“我家好了。”话罢,侧目对着华羲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羲儿,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说着话时,麦穗走近两步,扶正华羲头上戴的乌羽帽,然后轻轻擦了擦华羲的嘴角。 望着跟前的麦穗,一股思念顿时从华羲心中涌出,眼睛也是不争气的有点发红。 “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