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第一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形意拳
形意拳,又称六合拳,即心与意合,意与气和,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缘于万物,归于万物,讲究迈步如行犁,脚落如生根,练至六合,手脚齐到,威力堪比玄元武技。 红玲家的耕地中,少年的身影在落日的余晖的映照下,显得光彩熠熠,清风拂过少年身体,然后少年缓缓睁开双目。 “没想到,形意拳心与意合的境界,是要通过感悟自然方能修炼成,也难怪父亲说形意拳第一合很难修炼,想必难就难在这了。” 耕地中,华羲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稻苗,小脸上涌现出难以掩饰的欣喜之色,缓缓抬起手臂,感受了一下手臂上涌动的真元,猛地握住双拳,脚底微一发力,腰间一扭,然后对着空气狠狠砸落一拳。 拳头砸落的瞬间,一道劲气带着破空般的声音,似是要把空气都砸凝实一般。 望着站在耕地中舞拳的华羲,红玲看的有点发愣,旋即回过神大声喊道,“华羲哥,小心一点,不要踩着苗子啦。” 华羲闻声,收回拳势,冲着红玲咧嘴一笑,“嗯,时间不早啦,我们回去吧。” 话罢,弯腰拾起剩余的稻苗,走到红玲娘身边,将剩下的苗子递给了红玲娘。 虽说已经插好了秧苗,不过除去野草后,有一些地方还要补苗,所以带的苗子也多一些。 接过了华羲递来的秧苗,然后红玲娘把剩下的苗子收集到一起,单独栽到一处,等明天过来补苗。 望着收拾背篓水壶的麦穗,华羲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细看的话,还有两个小酒窝,地那头的红大柱,已经赶着牦牛早早出了地,拿起布袋水壶,挂在牛背上,便赶着牛向家走去。 “华羲哥,快上来吧,地里凉。”红玲招呼着华羲道。 侧目看了一眼红玲,浅浅一笑,旋即手掌撑着地埂,脚底轻轻发力,便跃上了地埂,顺势拔下一根青草,叼在口中,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然后三人便跟在最前面一牛一人后面,缓缓走着,有说有笑。 夕阳的余晖,撒在一头牛、四个人身上,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吃过晚饭,天已经微微发蒙,一天的燥热也慢慢沉淀到了地底,微风吹在华羲身上,一头长发,缓缓飘动。 “华羲哥,想什么呢?” 红玲笑嘻嘻的凑了上来,小手自然的挽着华羲的手臂,然后看着华羲眼中的远方。 扭头望着身旁那如小精灵般的红玲,华羲轻轻笑了笑,然后举起手,指着远处空中一颗最亮的星星说道,“红玲,你见过华羲哥的娘吗?” 红玲摇了摇头,“红玲没见过华羲哥的娘亲,但是爹爹说我的名字是华羲哥的娘取的。” 轻叹了一口气,华羲放下了手臂,然后轻轻拿开了红玲的手臂,“红玲,要看华羲哥打拳吗?” 望着已经站起身子的华羲,红玲双手托着腮点了点头。 华羲眨了眨眼,走到院中空地处,待站稳身形后,悠悠道来,“形意拳,形松意紧,变幻多端,可借力打力。” “看好了。” 华羲一声低喝,突然展开手脚,步伐迈动,只见其身形忽然暴起,拳势如龙似虎般的刚猛,下一瞬,又仿佛慢动作一般阴柔,忽快忽慢,一道道拳势发出的劲气,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因为考虑到红玲没有修为,华羲也没有动用真元,若不然,但是拳头带来的劲风,就能将红玲家的木屋顷刻轰塌,如此打了数遍后,胸中那一口烦闷总算消散,这才徐徐收工,看向红玲,轻声笑道,“红玲,华羲哥这套拳,怎么样!” 说完半天,红玲也没有应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靠近一看,原来红玲居然已经打起了鼾,坐在藤椅上睡着了。 望着藤椅上已经酣然入梦的红玲,华羲叹息一笑,旋即招呼来了红玲娘,让红玲娘抱着红玲回了房间,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华羲自然明白,哪怕是和他定了娃娃亲的红玲。 望着红玲和麦穗进了房间,华羲再次站稳身形,双拳施展而开,一套已经练习了一年多的拳法,再次缓慢打了出来。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真一途,更是如此,方有厚积,才能薄发,此时华羲就在做最为关键的积累过程。 这一幕被屋中的红大柱和麦穗看在眼里,麦穗生性善良,看着一遍遍练拳的华羲,泪珠早就在眼眶里打起了转来。 “大柱,华羲这孩子命太苦了。” 轻轻叹息一声,红大柱看着院落中的华羲说道,“谁又说不是呢,这孩子那么小就没了娘,现在天雷还被熊族族人处处针对,我这做伯伯的也帮不了他太多。” 天幕最后一丝光亮,终于还是没有抵挡住黑暗的吞噬,由于马上就是祭祀的日子了,空中繁星点点,不多的几缕月光,照明是够了。 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华羲收回了拳势,毕竟修为尚浅,还不能辟谷不眠,劳逸结合,才能越走越远。 返回房间,点亮了小灯,床榻旁边,却是放着一个大大的木盆,盆中冒着热气,看样子放下的时间不久。 “羲儿,房间里面婶母给你烧好了热水,忙了一天了,趁着水热泡个热水脚,婶母明早在进来。” 望着冒着热气的木盆,华羲的嘴不由得紧紧抿了起来,小拳头紧握,“谢谢婶母,您也快去休息吧。”听到红玲娘离开的脚步,华羲悄声嘀咕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我一定要还天下个太平盛世!” 一想到这里,华羲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种极深的执意,之所以华羲有这样的志向,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世界不太平! 身处蛮荒,自然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然而,蛮荒外面的山海世界,远远比表面看到的更乱,岂止熊族华家,另外五大部落较之熊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相传,千年以前,山海世界,没有蛮荒和山海的划分,整个山海世界只有一个部落,人族! 当时的人族,没有部落之分,同仇敌忾,共同抵御来自暗夜森林的洪荒巨兽,最终,一次次的大战后,一些族群彻底消失,而另一些族群则侥幸存活,其中就有华羲所在的熊族,千年来,熊族和其他人族究竟从何而来,始终无从考证。 不过,总归是产生了文明,产生了部落族群,而这一切产生的后果,没有带来长久的和平,反而激发了更深的矛盾。 最终,六大部落举族之力,将一部分土地永久隔离在山海世界之外,产生了蛮荒。 一部分人族没有及时离开,反而受到山海世界人族的打压,迫于无奈,还是选择在蛮荒扎根驻寨,这部分人就是蛮荒土著。 脱掉木屐,挽起裤脚,把脚放在木盆的热水当中,瞬间一天的疲惫尽数消散,不过少年的眼中,分明是多了一丝向往,这一丝向往,后来的人称之为,大同! 一夜无话,转眼天就放亮了。 季月的清晨还有几分凉意,山涧的雾气缓缓升腾漂浮,让人的视线,都是变得模糊起来。 “呼~” 靠近暗夜森林的一处草甸子上,一道瘦弱的身影,双手正撑在草甸子上,上下起伏着,起伏之间,少年看似瘦弱的臂膀上,一块块如同虬龙般的肌肉便缓缓鼓了起来。 少年正是华羲,所做的自然是炼体最基础的一些炼体动作。 虽说华羲现在已经是凝气境四重天的强者,但是这早晨锻炼的习惯,却没有因为修为的增长就遗忘了,反而因为体内有了真元,锻炼起来更是事半功倍,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无论是强大的实力亦或是能让武者战力暴涨的武技,其发动的本身还是武者的身体,拥有了一个强健的体魄,修炼才可以顺水推舟,节节高升! “一千七百五十九!” “一千七百六十!” ...... 终于在华羲做完第一千七百六十次诡异的动作之后,胳膊一软,旋即瘫躺在草甸子上大口的喘着气。 不得不说,随着修为再次突破,连带着体力都增长了不少,短短数日,华羲已经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尤其是形意拳第一合的掌握后,更是如醍醐灌顶般,连着掌握了意与气合,气与力合。 气即真元,没有真元,就算领悟到形意拳的精髓,也不可能将其施展出来,不过毕竟是黄元三重的武技,后面的三合还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感悟才能完整施展。 形意拳,按照华天雷当时所说,关键就在一个意字,领悟了这个字,再习形意拳,自然水到渠成,昨日华羲正是在种植稻苗的过程中,通过插秧栽苗,看到稻苗的生长,这才轻松达到心与意合的境界。 握了握拳头,感觉体力恢复的也差不多了,华羲左手猛一撑地,感受着那种肌肉舒展之间的那股力量,小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自修炼以来,正是因为他经久不息的努力和坚持,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然而,大多数人却堂而皇之的认为,华羲就是天赋好,传闻更是龙子,这才修炼迅速,一日千里。 他们那里能够想到,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华羲的天赋使然,华羲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凭借着自己的坚持,一点一滴努力积攒来的,更非偶然。 至于龙子一事,华羲幼年时还常常会借此事沾沾自喜,可是随着年龄变大,对此事也就一笑了之。 正当华羲起身,活动了一番筋骨,然后准备练习形意拳时,远处突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华羲哥,不好啦!” 听声音便知道是红玲,望着急匆匆的红玲,华羲连忙向前迎了过去,“红玲啊,出什么事情了吗?” 望了一眼跟前的华羲,红玲气喘吁吁的说道,“爹.....爹爹受伤了!” “什么,怎么回事?”华羲一把抓住红玲的肩膀,面色一沉,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