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女谋嫁敖宁魏云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7章 求你,应我一声
楼千古不太放心,道:“姐姐还在里面,可别伤到她啊。”
        石门各处堆放的火药包经过粗略的估算,宁可多炸几次,也不要一次威力过大而影响到整个洞府的稳固性。         楼千吟看了看石门,支着火把点燃了导火索。         大家又迅速往后再退出一段距离。         随着轰隆声响起,在洞里回荡不绝,地面也跟着剧烈震颤,仿若山崩地裂一般。         敖宁和楼千古都怕这山洞会塌了,但爆炸过后,震颤渐渐消去,浓雾也散开,可见山洞并没有塌,而那扇石门满是漆黑的灼痕,有很明显的破坏痕迹,却也没有第一时间被炸开。         如此试了三四次,洞顶有岩石支撑不住被震了下来,随着岩石轰地砸地,好一番地动山摇,扬起如烟如雾的沙尘。         大家都往洞壁边缘躲。         待震荡过后,上方一束天光从洞顶一泻如柱,顿时将整个山洞照得通透敞亮。         而那扇石门终于也被炸开了。一块块的山石有的堆堵在洞口,有的往地下滚去。         楼千吟上前,将堆堵的石头搬开;苏墨让敖宁在边上待着,他也去清下台阶的路。         可敖宁和楼千古哪待得住,后脚就跟着去,把轻一点的碎石往旁边搬。         更大的重石块还需得好几名士兵合力去抬才行。         随着石门洞口被一点点清理出来,一缕缕光线得以照落进地底下,驱走了几十年如一日的黑暗。         楼千吟满身沙尘,有些狼狈地喘着气,抬眼往洞中看去时,便见得那老者靠洞壁而坐,双手放在膝上,手腕上的镣铐又粗又沉。         仿佛就是外面真的山崩地裂了,也丝毫惊扰不了他。         姜寐与他说起过,老者的须发雪白,已经长得铺地了。         彼时,姜寐就靠坐在老者旁边的石墩上。         她睡着了一般,脸色在日光下白得晶莹,甚至有两分透明。她微微垂着头,下巴和衣襟上的猩红,红得那么刺眼。         楼千吟死死盯着她,脚下不知道怎么走的,只顾往台阶下去,但没踩得稳,还摔了一跤,径直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这大抵,是他这辈子以来最为落魄狼狈的时候了。         可他顾不上看清脚下的路,起身就又凌乱地往下走。         终于他走到姜寐面前,缓缓蹲下身去,他抬手,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他的手很久以后才终于抚上她的脸颊。         她的脸凉凉的,他的手同样也是冰冷的,夹杂着微颤。         她下巴和衣襟上的血已经半凝固了,凝结成了深红色。         楼千吟唤她的时候,她听不见。         楼千古和敖宁在洞口看见这一幕,两人灰头土脸的,眼泪刷地就淌了出来,在脸上冲出一道道痕迹。         不应该是这样的……         明明她没跟她们说过,会是这样的……         楼千古下意识就要走下去,被敖宁拉住。         楼千吟缓缓倾过身去,一点点将人收入怀里,头靠在她肩头,一时间,像个一无所有的迷途之人,低低道:“姜寐,求你,应我一声。”         她这么喜欢他,要是她还能应他的话,一定不舍得让他难过。         他抱着她,低埋着头,过了很久,整个人都还在颤抖。         最终,楼千吟将她抱起,转身一步一步往回走。         他走上台阶,走出这道石门口。洞顶倾泻而下的光落在两人身上,俱是苍白如雪。         姜寐安静地靠在他怀里,眉眼依然温柔,仿若只是入了一场美梦。         楼千吟身体支撑不住,脚下踉跄,楼千古呜呜哭着要去扶他,只是他怕怀里的人摔着,冷不防一腿跪在了地上,硬是撑了下来,没让她摔着或是颠着。         他缓了缓,垂眸看了看她,而后又缓缓站起来,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         到了洞外,阳光愈加明烈。         他眯着眼,却是刺得双眼生疼。         他眼睛刺红了,不知不觉间,一滴一滴的眼泪顺着下巴淌落,落在她的脸颊上。         他渐行渐远,仿佛每一步迈出的,都是往后余生里颓废苍老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