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气满乾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执事弟子
随着仙考落幕,这些新入青阳宗的弟子很快就被长辈领走,而李松青等几个天赋较好的,更是被内宗长老直接带走。         安宁被一名青阳宗弟子领到住处,这名弟子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便转身离去。         时间悄然流逝,很快便过了三天,那些跟安宁一起入门的弟子都已经换上了崭新道袍,只有安宁的身上还是那件破旧麻衣。         二这三天安宁每日除了吃饭休息,便是练剑,早晨挥剑,第一日纵横各十次,第二日纵横各五次,第三日纵横各一次,到了下午,便会练习一些剑谱上的剑招,晚上便研究《水注经》上的丹药。         除了每日三餐不缺,除了屋子不再漏雨,一切似乎都没什么改变,没有师门长辈谆谆教诲,也没有高深道法供以学习。         很快又过了五日,安宁依旧无人问津,就像是已经被青阳宗遗忘,对此,安宁不可能不在意,但却没有办法,所以每天除了练剑,还是练剑。         这件事很快就在外宗穿了出去,整个外宗都知道山上来了一个叫安宁的人,虽然通过了仙考,但却没有师门长辈愿意收为弟子,被孤零零的晾在山上。         这件事一传开,顿时引引来了很多弟子的关注,一开始,人们都觉得是宗门对这个每天努力练剑的少年另有安排,毕竟这样的情况,在青阳宗从未有过。         一般来说,不论天赋如何不堪,只要通过仙考,都会有师门长辈带走,平时做一些杂役工作,偶尔也会传授一些道法。但随着时间不断过去,很快就过了整整一个月,这个家伙还是无人问津,安宁便成为了外宗弟子们闲暇时候的笑谈。         这天中午,安宁练完了剑,换了一件从家里带出来的麻衣,背着桃木剑前往食堂。         原本那枚戒指中有不少灵石和金银,要置换一些衣饰本不是问题,但怎么使用戒指,安宁根本就不知道,他也问过蒋师,但蒋师却摇头说他不会,是不会还是不愿意告诉自己,安宁懒得去猜。         看到安宁走进食堂,很多弟子便刻意让出一个位置,就有一名弟子笑着道:“这家伙还没走啊?”           有人顿时接着道:“瞧你这话说的,待在山上,好歹饿不着,下了山,指不定就要饿死在哪里咯。”         安宁端着饭食,脚步顿了顿,但还是强忍住了怒意,走向角落,低头吃饭。         安宁觉得,自己之所以无人问津,肯定是因为那位三长老,就算那位三长老没有表明态度,但他的身份地位就在那里,谁敢跟一位执掌内宗大权的长老过不去。         面对这种侮辱,安宁并非没有想过离开,之所以坚持留下,不是因为青阳宗每日三餐斋饭,而是他不敢,待在山上,好歹有个青阳宗弟子身份,受到青阳宗门规的保护,一旦离开青阳山,没了这层身份的保护,自己必死无疑。         以前不知道,安宁或许对那个三长老还没那么畏惧,如今知道对方是一名龙鸣镜强者,可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吃过了饭,安宁便在众人充满嘲讽的目光下离开食堂,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继续练剑。         日复一日。         内宗,三长老立在崖畔的凉亭下,感受着习习山风。         大长老负手踱步走来,站在他的身边。         这位三长老转身行了一礼,不解道:“对那个安宁,掌教师兄到底是何打算?”         大长老笑着道:“怎么?师弟还想对他出手?”         三长老漠然道:“他在山上,碍于门规,我不能出手,可若下了山,我必杀之!”         大长老笑了笑,“掌教师兄的心思,我哪猜得透,不过这小子倒有几分意思,原本我只是觉得他在丹药方面的天赋不错,不仅能找到不同药材的不同药性,还能利用药性相克的兴致同时炼制,却没想到他竟能在问心境中让师弟跌镜,这三个月的观察,更让我觉得意外。”         三长老皱眉道:“师兄何意?”         大长老望着远方的云海,缓缓道:“师弟自然也能看得出来,此子身上并无一点灵力,这说明他根本就没有修行过,而他身上的佛门小金刚,当然不是先天就有,而是有人刻意打磨过,隐隐有了小圆满的气象。”         三长老点头道:“这是他在山下能抗下我一剑的原因。”         大长老笑着点了点头,“只是原因之一。”         三长老皱眉道:“师兄是说他的剑?”         大长老回头笑道:“相较于佛门小金刚,师弟不觉得他的剑,更有意思?”         不等三长老说话,他很快接着道:“无灵无光,不见惊鸿,却细致入微,不曾修行,一朝持剑,便已入微,师弟难道不觉得有意思?”         三长老满脸震撼,“这怎么可能,这有悖常理。”         大长老无奈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教出这样一个人。这或许也是掌教师兄为何让他留在山上,却不让任何人收他做弟子的原因。”           三长老皱眉道:“师兄的意思是掌教师兄是顾忌他身后的那个人?”         大长老没有给出答案,而是悠然道:“桃源山很强,也正因为很强,所以完全不会在意这么一个孩子,可若有一个人,不仅能教出这样的人,还愿意教出这样的人,那就不一样了。”         这位青阳宗的三长老听得眉头越皱越深。           这时候一位年轻大人御剑而来,停在凉亭外的长廊上,躬身行礼道:“掌教真人有令,即日起安宁作为执事弟子,进入内宗修行,由大长老传授道法。”         说完后,这名弟子又行了一礼,转身御剑而去。         大长老和三长老都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许久后,三长老哀叹道:“此生无望登峰矣!”         大长老叹息一声,拍了拍这位师弟的肩膀,移步走出凉亭。         安宁此刻正在后山某处僻静的树林中练剑,所练的便是那本纵横剑,纵横剑共四剑,纵剑四,为“阳春”,“白雪”,“挂长河”以及“风雷动”;横剑四,为“惊霜”,“烈阳”,“御长凝”,“千骑卷”。         纵横相交,共计十六式,招式转换,变化万千,包罗万象,然千万种变化,却归于纵横,所以他的剑看起来不仅简单,而且平淡,因为那不过就是一横一竖。         几名青阳宗弟子出现在树林中,一名弟子笑着问道:“安师弟,从你上山开始,就看你一直练这剑法,不知可有什么讲究?”         安宁手上不停,开口道:“普通剑法而已,没啥讲究。”         一名弟子叹息道:“既是普通剑法,那你这么练,也练不出个所以然来,如何能让师门长辈们看中。”         最后一名弟子笑道:“我这有本上乘剑法,看师弟你这么努力,便卖给你吧,只要两块下品灵石,等师弟你练会了,说不得师门长辈们会重新考虑收你做弟子。”         安宁摇了摇头,笑着道:“多谢师兄好意,我没钱。”         最先开口的弟子笑着道:“张师兄这不是为难安师弟嘛,你看他连像样的剑都买不起,哪来两块灵石买你的剑谱,张师兄要想帮他,不妨直接送给他得了。”           这弟子急忙道:“那不成,这可是师尊看我天赋不错,送给我的。”         另一名弟子羡慕道:“李长老倒真是器重张师兄得很。”         姓张的弟子傲然道:“可不,师尊说了,过两天就会传我《大洞经》还说以我的天赋,只要勤加练习,用不了两年,就能进入内宗学习更高深的道法。”         “张师兄到时候进了内宗,可别忘了师弟们呐。”         “那是自然。”         安宁继续练剑,对于这些人的炫耀,置若罔闻。         这些人都有师尊疼爱,传授道法秘籍,他倒是也有个师父,可那人对他,唯有拳打脚踢,只是此刻,他突然有些想念那个男人的拳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生意好不好?         天际之上,一道光芒突然出现,让所有外宗弟子不由得驻足仰望。         御剑而行,是多少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大长老御剑凌空,仙姿卓绝,朗声道:“外宗弟子安宁听令,即日起授予执事弟子,前往内宗落云峰修行,由大长老静乾传授道法。”         话音郎朗,传遍整个外宗。         安宁已经停下练剑,愣在原地,满脸茫然。         那三名外宗弟子更是满脸震惊,口干舌燥。         在此之前,他们还因为一卷秘法而沾沾自喜,四处炫耀,还将能成为内宗弟子当成莫大殊荣,还在嘲笑安宁没有师尊收留。         可现在,安宁不仅成了内宗弟子,还是无数青阳宗弟子毕生追求的执事弟子,更是由仅次于张较真人的大长老亲自传道,最主要的是,他可以居住在落云峰。         要知道,青阳宗执事弟子虽然不少,但能够居住在落云峰的,却不过双手之数,以之为首的,便是大师兄玄都,而他,便是掌教真人六个亲传弟子的大师兄。         论身份地位,这位大师兄不输于任何一个宗门长老,论道法修为,就算是很多宗门长老都望尘莫及,最主要是这位大师兄还那么年轻,假以时日,其成就绝不在掌教真人之下。         这安宁何德何能,能跟这样的绝世天才同居落云峰?